【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ahdmo.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哲理散文 > 正文

【江南】远去的乡邻(散文)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2-23 17:09:09

每每回一趟家,就觉得村子比先前又空荡了许多,每每空荡一次,我的心里就怅然若失一次。

那些上了年纪的人,越发地稀少了,就如他们头上的银丝,一天天地脱落,终究有那么一天,会光秃地只剩下发光的头皮和隆起的座座坟包。

村子不是空城,可和空城一般,安静地近乎没有气息,因为那些尚留下来的气息已不足以慰藉村子的生气,他们总是咳嗽连连,气喘吁吁,或者弯腰驼背,甚至手拄拐棍,奄奄一息。

就连很好能给予村子生气的猪的嚎叫,鸡的啼鸣,牛的哞声,狗的狂吠,似乎也已经为数不多了,更不用提那些再也见不到听不到的老鼠的窸窸窣窣了。

静默的是一孔孔坍塌的窑洞,还有那独守一隅的碌碡,抑或是那些弃置多年而不用的架在房梁屋顶的那些簸箕枷镰棒槌和木锨,很好能陪伴它们,也许只剩下梁间的燕子和满天打旋,扑腾着翅膀的麻雀,连那独具慧眼的猫头鹰,那健步如飞的野兔儿,似乎都已经很难寻觅,更不用说那些逶迤爬行的蛇,不知道何年何月,已经“迁徙”到了城市的大小酒店的各色餐桌之上,成了很被城里人津津乐道的野味佳肴!

村子里的小伙姑娘们呢?他们去了哪里?答案永远只有一个:城里。

一年三百六十五天,除了那为数不多的几个节日里,在村子里的麻将桌上,我们还能听到这些年轻而又富有活力的笑声之外,在田里,在果园里,早已经很难很难再见到他们那张张阳光灿烂的脸了。

丢方的小伙子早已两鬓染白,可依然蹲在这黄土地上,一根枯死的树枝,一截儿麦草杆,便可以让脚下的一片方格子热闹得风生水起;下象棋的小伙子,还和那年那月一样,为了一个过河的卒子而面红耳赤争吵不休,只是他们的腰驼了,耳朵也有些不好使了,眼镜也花得会把已经被吃掉的那个“車”误作还是没有出征的“将”。

村子里一下子热闹起来了,热闹在那一个个分贝高过树杈上那个扩音喇叭的放戏机里,我曾俯身他们晒暖暖的麦草窝,给他们一人点上一支支烟,可他们总是嫌我这支烟没有劲道,硬是用孙子或是孙女写过字的拼音本,撕成均匀且整齐的小绺,两头一捏,在大拇指和食指之间来回地一攒,用洋货点着,吸一口,那戏也就到了很高亢的那折:汉苏武在北海将苦受尽……河东城困住了赵王太祖……朱春登跪席棚泪如泉涌……

他们不懂剧情,他们甚至连一个戏词都不懂,他们喜欢的是这一声苍劲,喜欢的只是一代代从上代传下来的那种惯耳音的习惯。直到某一天,他们当中的哪一个去了,除了悲悲切切地哭悼,也就只剩下这一声声的苍劲还在坟头踟蹰盘旋了。

村子和这些老人一样老了,甚至比他们还要老的多得多,老得没有了一点生气,没有一点力气,唯有那一座座的坟头的荒草,越发地长势喜人了。

清明假太短,冬至是没有法定假的,国庆是游山玩水的黄金时间,周末是给孩子报各种培训班的日子,就连一年中比较隆重的中秋节,也只剩下一堆港式的,台式的花样不一,口味不一的月饼了。就连很很隆重很很被中国人看重的过年,也只是成了个空壳子一般的形式了,微信红包,绿色又环保,手指一点,立马到账。只可怜了那孤独的窗花,坐在炕头剪了一个冬天的窗花,只剩下和雪花来一场短暂的唠叨,可偏偏如今的雪花,也被霾罩住了它原本的模样,早已不再那么纯洁美丽了。

我那远去的乡邻,等等你们回来吧,回来给那荒草凄凄的坟头枕一帘白纸吧!回来去到那沟畔崖畔肆无忌惮地尖叫一声吧!回来去到那千树万树梨花开的果园里,和这些白发苍苍,弯腰驼背,望眼欲穿的人们,拍一张许久许久不曾有过的全家福吧!

治疗癫痫的药物有哪些癫痫病的饮食治疗治疗癫痫好医院左乙拉西治疗癫痫的效果怎么样

哲理散文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