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ahdmo.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写景散文 > 正文

【流年】那时读书(散文外一篇)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2-23 18:03:11

【那时读书】

说起来本人不管有多少烦恼,可以不理老公,也能压住女儿,谁让他俩那么任性,一唱一和的欺负我呢?只要捧起书,立刻进入状态充耳不闻嘛事不管,这是我的世界我做主,人送外号书呆子。

能够修炼到这种程度,是有历史渊源的。

小时候妈妈常年有病干不了重活,爸爸一个人在生产队的加工厂挣工分。上有哥哥、姐姐罩着,下能管着妹妹,我虽然吃不上好的,穿不了新的,好歹自由自在。我追着哥哥下河抓鱼、冬天滑冰,没事拿着手电筒探照老家贼;跟着姐姐打猪草、打狗喂鸡;有时不得不带着妹妹玩,小屁孩总喊饿,我有什么办法就搜肠刮肚地把听来的故事讲给她听。这时小妹最乖,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肚子咕咕叫也不吭声。

那时我也只是鹦鹉学舌,翻来覆去的妹妹不爱听,为了哄她不闹人就想方设法找故事。

三年级时,李慧从城里转到我班,她妈妈专门往北京倒腾裤子卖,家里条件好有很多书。她学习不用功,老考倒数几名。我俩是一个学习小组,我经常上她家做作业,给她讲题,自然有机会蹭书看。

她家的书都是大部头,印象最深的有《聊斋志异》白话文的,很多字不认识囫囵吞枣地看大多读不懂,《岳飞传》、《呼家将》,还有很多武侠小说记不清名字了。也有小人书《地道战》、《荷花三娘子》《聪明的一休》等等,黑白版的。她家人抠门,书轻易不外借。直到李慧在我的帮助下成绩慢慢有了提高,她爸妈才允许我每次借一本,还得保证不弄脏弄坏。尽管这样,我的小心脏仍激动得砰砰乱跳,每次都宝贝似的放进妈妈缝的花书包里。

晚上,我凑在油灯下看书,头发被火燎去几缕,胡噜几下接着翻页。爸爸一口吹灭灯后才爬进被窝里,满脑子妖魔鬼怪,穿着盔甲冲锋陷阵的将士,眼睛闭上了仍神游在书的世界里,顺嘴喊打喊杀,妈妈说我魔怔了。

为了尽快换书看,连烧火做饭都舍不得放下书,边往灶膛里塞玉米秸秆边看,有一次因为火烧得太旺,锅里贴的饼子都糊了,挨了妈妈好几笤帚呢!

我小学四年级时,妈妈去世了,姐姐小学没毕业就回家洗衣服做饭,忙里忙外。我仿佛一夜间长大了,不再满世界疯跑除了,一门心思学习就是辅导妹妹功课。夜里老做梦,自己有根金手指,点啥有啥,爸爸就不用在炕上烙大饼,整宿哀声叹气睡不着觉。

那时翻得最多的是教科书,有点时间就给李慧补课,换来喜欢的书看。在那段黯淡无光的日子里,书给我打开了另一个世界。在这里我可以自由自在地奔跑。想象自己像赵云一样威风凛凛,把对手杀得落花流水,看哪个还敢欺负我们没娘的孩子;梦见我考上了秀才,在私塾里摇头晃脑的传授之乎者也……现实的冷漠让我学会了在书里疗伤。

如今明白,一个人精神力量越强大,人生的道路就会越宽广。

那时读书,的确让儿时的我有了精神寄托,希望上学念书能使自己在人前人后脸上有光,给家人争气。

忘不了同桌撕了《聊斋志异》一页插图,我抡起板凳撵着打的情形。前不久小学同学聚会,已成为服装店老板的他扒短:那副母夜叉模样我一辈都记得,怎么和现在比一个天上一个地下呢?“笨蛋,女大十八变嘛。”我推推眼镜,笑意盈盈。

读初中时,言情小说风靡校园。我的朋友多了借书的范围更广。好友江华最爱看琼瑶作品。她人聪明,一节课只听二十分钟,剩下的时间就是和老师打游击。把小说压在课本下,瞄着老师看几篇,注意到她了就托着腮帮假装思考;要不就是把书改头换面,堂而皇之地翻阅。

因为她,前桌的我多挨了很多次粉笔头的攻击。作为补偿,江华总是慷慨地任我挑选喜欢的书看。我胆子小,规规矩矩地上课,只是在放学的时候拿两本回家连夜读,实在心痒,就趁着课间、午休时看。现在我读书飞快就是那时练就的功夫。

初二下学期,江华上课时递书,作为“二传手”我小心地交给班长。我一直以为人家是互相借书,俩个人你看我一眼,她冲他一笑,我还说他们鬼鬼祟祟的,像地下党呢。直到有天他俩被请到老师办公室,梁老师拿着小纸条做铁证,我才知道“早恋”这个令家长头痛的名词。

现在想想,情窦初开的年龄,琼瑶、岑凯伦小说的熏陶下,怎能不催醒一些早熟的种子?倒是奇怪我怎么没长这根筋呢,看来同一本书每个人汲取的营养也不相同啊。

书看得不少,写作文自然就轻松许多。初三中考模拟考试,我写的《母爱是一条流淌的河》作为范文在全年组流传。我的初恋男友说,就是那时记住了我的名字,还偷偷跑到我们班趴窗户认人呢。“梳着马尾辫,一笑两酒窝。”不愧是美术老师,当场勾勒线条,想不到姐当初还有这魅力呢。尽管后来我们因性格不合分道扬镳,但他的话深深印在我脑海里。

看的书多了,眼界越来越宽,一心想看看外面的世界,自然会在学习上下功夫。

当接到师范学校的录取通知书时,我知道终于走出了父亲耕耘了半辈子的土地,有了属于自己的一片天空。

尽管不知道以后的路有多长,自己能走多远,但有书为伴,我并不孤单。

【淘书轶事】

爱看书,平时看到同事手里有自己喜欢的,必定想方设法借来一睹为快。谈不上咬文嚼字,偶尔会有所感触,胡乱涂鸦自娱自乐。

借是远远赶不上阅读的速度,于是开始买,有几次淘书的经历印象颇深。

十年前,工资不高,买书就成了奢侈的事。

有一回,我晚饭后逛夜市,在体育场附近发现一个旧书摊。摊主是个四十岁左右的男子,他将自己埋在旧书堆里,哪管街上熙来攘往,翻看着一本厚厚的诗集,来了主顾也不打招呼,任凭人家挑挑拣拣。我呢,静静地蹲在摊前,目光滑过《妇女》、《故事会》类的杂志,武侠小说这样的大部头我也不感兴趣,至于食谱、花卉、养生之道不是我所想。突然间,视线定格在一本书上,32开,封面别致:茫茫田野被雪覆盖,一棵大树巍然挺立在中心地带,干枯的枝干舒展着伸向天空,在地平线上,夕阳即将落下,火烧云被雪地映得似一条条五彩的河在空中流淌。那是一本读者文摘(人生卷珍藏版),我曾经在书店里找了好久,未见芳踪。我的心砰砰直跳,稳定情绪后,才抬头与摊主砍价。

他不是好说话的主儿,那目光透过眼镜能把你看透。“一口价八块,书是旧了点,可文字是不过时的。”我犹豫着,他说自己也是爱写字的人,啤酒厂下岗后开始摆摊卖旧书,看着书一本本被喜欢的人带走,心里就有了希望。因了这句,我二话不说掏钱拿书走人。

后来听作协的李姐说,这位卖书人的诗歌和小说都写得很好,曾因文字缔结美好姻缘,在小城成就一段佳话。可惜因病英年早逝。

他的话至今记得。这本《微笑的伤口》读者文摘合订本,始终摆在我家书架的第一格。曾借给同事传阅,一度让女儿奉为经典,每天睡觉前看几页。

第二次淘书属于无心插柳。

2010年7月16日早上,我们母女准备去看海。因买饮料和水果,在天府商城前邂逅了两个大学生。她俩站在一棵银杏树下,打开的包里装着十多本书,一张铺开的报纸上摆着笔筒、闹钟之类的小玩意,她们注视着来来往往的行人,目光里满是期待。我不由自主地走上前,选中了《张爱玲文集》、《欧亨利小说集》,女儿也挑了《百万英镑》和一本《花火》杂志,总共十六元。俩个女孩喜滋滋地收钱,还一个劲地谢谢。原来她们在大学城跳蚤市场,要十元钱都无人问津,辗转到此,这么快就脱手出乎意料,我的心有了隐隐的感动。

第三次是在网上淘书,这得益于我崇拜的一个文友。在他的推荐下,我在淘宝网上狂搜,订购了23本vista看天下。三天后到货,当我拖着打包的书进了办公室,一片哗然,尤其是凭空多出三本精美的《生活》,被几个美术爱好者抢夺一空。同事们闲下来就到我这借书,一时间我成了红人。也许是苍天有眼,这么大一块馅饼砸在我头上,这下更有理由泡在书里。《看天下》属于新闻杂志,集时政、财经、社会、娱乐、文化,生活为一体,极大地拓宽知识视野,丰富了我的业余生活。

郑州看癫痫病医院哪家好?周口有好的癫痫医院吗云南专科癫痫病医院

相关美文阅读:

写景散文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