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ahdmo.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写景散文 > 正文

【流年】西湖乡愁(散文三题)_1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2-23 15:57:03

一、江南可采莼

江南可采莲,莲叶何田田。

鱼戏莲叶间。

鱼戏莲叶东,鱼戏莲叶西,鱼戏莲叶南,鱼戏莲叶北。

一首多么欢快优美的汉乐府民歌!若将歌中的莲叶往小里缩,缩至一枚银元或铜钱般大小,与此同时,将它们高擎的伞盖朝下降,让它们漂浮于水面,这时的“莲”,就完全可以替换成“莼”了——

江南可采莼,莼叶何田田……

莼是迷你版的莲,莲是巨人版的莼;莲是湖塘的大女儿,莼是莲的小妹妹。古往今来,莼这个水灵灵的江南小女子,令多少骚人墨客、帝王将相竞折腰!

“思乐泮水,薄采其茆。”早在西周时期,《诗经》便录下了采莼欢乐的劳动场面。莼菜的食用,亦见之于同时代的《周礼》。自晋代始,莼菜与菰菜、鲈鱼一起,并列为“江南三大名菜”,入馔历史悠久。在中国饮食文化史上,没有一种蔬菜的名气能与莼菜匹敌,也没有一种蔬菜能像莼菜那样获得那么多古今骚人墨客、帝王将相的交口赞赏——

羹煮秋莼滑,杯迎露菊新。(唐)杜甫

犹有鲈鱼莼菜兴,来春或拟往江东。(唐)白居易

鈒镂银盘盛蛤蜊,镜湖莼菜乱如丝。(唐)贺知章

菰饭莼羹亦和餐,醉宿渔舟不觉寒。(唐)张志和

此外,唐代陆龟蒙、顾况、皮日休、严维、李建勋、唐彦谦,宋代苏轼、梅尧臣、司马光、陆游、杨万里、辛弃疾、张孝祥、徐似道、董嗣果、李彭老、东城,元代黄复生,明代高濂、袁宏道、李流芳,清代王士祯、宋革、李长蘅、李渔、俞曲园,现代叶圣陶等一大批文豪诗杰,都留下过与莼菜相关的诗词文赋。

“若问三吴胜事,不唯千里莼羹。”东坡居士口中虽言“不唯”,其实那千里莼田,早已漫卷他的心胸。在杏花春雨的旧江南时代,千里莼田与千里荷塘一起,氤氲出了锦绣江南一片诗风雅韵。

莼菜,别名马蹄草、水葵、湖菜、茆等,睡莲科多年水生草本植物,素有“水中碧螺春”之美称。“叶春如碧莲,梗紫如紫绶,味滑若奶酥,气清胜兰芳”,说的就是它的色、香、味、形。莼菜不仅营养价值高,富含糖、铁、淀粉、蛋白质、脂肪、维生素和人体需要的多种氨基酸,且可入药,具有降压、补血、润肺、健脾、开胃、止泻、助消化、补虚弱、加速新陈代谢、防止衰老,以及清热、利水、消肿、解毒之功效,治热痢、黄疸、痈肿、疔疮。对莼菜的这种药用价值,《医林纂要》《本草纲目》《齐民要术》《日华子本草》《本草汇言》等古代医典均有记载。

我国莼菜产地分布于江苏、浙江、江西、湖南、湖北、四川、云南等省,主产区为江苏太湖、浙江杭州的西湖、湘湖和铜鉴湖流域,而以铜鉴湖为最盛。铜鉴湖是杭州西南部一只古老的湖泊,郦道元《水经注》中有记载。湖面数平方公里,青山环抱、绿水盈盈,种植莼菜得天独厚。清代《钱塘志》说:“杭州盛行莼菜,西湖所产无多,皆由周边乡镇贩往。”这“周边乡镇”,指的就是湘湖和铜鉴湖地区,特别是铜鉴湖地区。

莼菜成为名扬天下的江南文化名蔬始于晋代。西晋时期,才高八斗、纵任不拘的江东才子张季鹰(张翰)在洛阳做官,自觉很不适应,时值“八王之乱”初起,他预感到齐王必败,洛阳不可久留。一日,见“秋风起,乃思吴中菰菜、莼羹、鲈鱼脍。曰‘人生贵得适志,何能羁宦千里以要名爵乎!’遂命驾而归。”回到故乡,整日采莼垂钓,直至终老。自此以后,莼菜、鲈鱼和菰菜三者便成了游子思乡的象征。辛弃疾词句“休说鲈鱼堪脍,尽西风,季鹰归未?”提及的便是这一著名的历史典故。

关于莼菜,史传趣闻多矣。《晋书》录:陆机入洛见王济,王济指着羊酪问陆机曰:“吴中何以敌此?”陆机说:“千里莼羹,未下盐豉。”《齐书》记:齐高帝的两个文臣,竞夸家乡名产,一人说:“炰鳖脍鲤,似非句吴。”另一人则说:“千里羹莼,岂关鲁卫。”两人唇枪舌剑,各不相让。《梁书》载:沈顗“逢齐末兵荒,与家人并日而食。或有馈其粱肉者,闭门不受,唯采莼荇根供食,以樵采自资,怡怡然恒不改其乐”。《宋史》称:梅尧臣善做鲈脍莼羹,烹饪时配以橘、橙与熟粟黄,取其金黄之色,谓之“金齑”——这道菜成了他招待文友的看家菜。

莼菜到了清朝,声誉更是达到了一个前所未有的高度。据《太湖备考》记载,1699年康熙下江南,巡视到洞庭东山,时有乡民邹弘志将太湖莼菜进献,康熙吃后,龙颜大悦。邹弘志见皇上高兴,又进献祖传精绘《采莼图》和自己所作的《贡莼诗》二十首,外加莼菜十缸。康熙见了十分高兴,命太监把礼品收下,传旨将莼菜运送北京御花园种养,并把莼菜定为“贡莼”,年年岁岁,进贡京城。邹弘志也因献莼有功,赐岳阳县知事。邹弘志因莼得官,人称“莼官”。

乾隆六下江南,每到杭州,必以莼羹为食,并留下了“花满苏堤柳满烟,采莼时值艳阳天”的题咏。曾国藩于1862年5月巡视太湖形势,途经木渎,厨人进莼羹,喜曰:“此江东第一类品,不可不一尝风味。”俞曲园晚年居西湖,亦嗜莼羹,唯残牙零落,莼入口不可捉摸,更难咀嚼,遂口占七绝云:“尚堪大嚼猫头笋,无可如何雉尾莼,吾齿居然仲山甫,刚柔茹吐不同人。”不胜感喟。

由于张季鹰故事的广泛流传,一般人都误以为莼菜只为秋天食用。其实莼菜春食最嫩,口感最好。或许正是由于这个原因,有一位叫韩奕的诗人曾写诗嘲笑张季鹰:“采莼春浦作羹尝,玉滑丝柔带露香。却笑张翰未知味,秋风起后却思乡。”指责季鹰根本不知莼菜真谛。另有一个故事,说的是清初有个大臣,听闻松江鲈鱼风味绝佳,有次他到苏州,便命随身厨师去购鱼来做,这个厨师非本地人,做成了糖醋鱼。大臣吃后大惑不解:张季鹰为食此等凡物,竟至弃官归乡,荒唐,荒唐!

在漫长的历史演变过程中,张季鹰、菰菜、莼羹、鲈脍和秋风,慢慢发酵成为一坛融风物之美、怀乡之思与隐逸之情为一体的文化美酒与情感美酒,具有了别样的文化意义与情感意义。二十世纪八十年代以来,一批又一批从外地或国外归来的游子,回到杭州,总要点食莼羹这道被称为“杭州第一汤”的名菜,一慰自己的乡思、乡愁。

铜鉴湖也经历着人间的沧海桑田。“我妈妈说抗战时期铜鉴湖到处野生着这个东西。”曾于1985-1994担任铜鉴湖村村长、卸任后一直从事莼菜种植和经营的杨志来老人告诉笔者,“铜鉴湖在上世纪五十年代末大搞农业时被放干,改作农田,当时我在当生产队长。那时我们村住着一个名叫吴金汉的杭州人,每天都要到湖里采摘新鲜莼菜,给西湖边的‘楼外楼’供货。”

杨志来接着说,铜鉴湖恢复莼菜生产是在1979年。那年有个日本客商到杭州市粮油进出口公司找莼菜,找到了铜鉴湖,据说这人抗战时期到过铜鉴湖的。市、区政府抓住这个商机,当年就将莼菜开发纳入“星火计划”,为莼农们提供无息贷款、架设出口桥梁,引导村民们大力发展莼菜生产。

“当时的莼菜开发我也参与了,我们是与‘哇哈哈’同时起步的!”杨志来自豪地说,“开始是集体搞,分田到户后,各家自己搞。我们的莼菜,内销到了上海、苏州、南京、北京、河北等地,外销到了日本、韩国、美国和中国台湾。韩国人把莼菜叫作‘盾菜’,因为它的叶子很像盾牌。”

一片椭圆形的玉池碧叶,成为了香飘历史、驰誉世界的中华文化名蔬,这是西湖莼菜的传奇、这是铜鉴湖的荣光!随着时代的变迁,根据杭州城市总体规划,未来两年内,西湖莼菜的重要主产地——杭州市西湖区双浦镇铜鉴湖村将面临整体搬迁,这一区域将恢复古铜鉴湖水域。铜鉴湖即将迎来新生!两年之后,这块被放干了近六十年的土地上,将重现一片碧波荡漾、百舸争流的景象。

西湖莼菜不仅具有独特的历史文化价值,同样具有独特的现代旅游开发价值。笔者由衷地期盼,在未来重生的铜鉴湖水域,规划者能为西湖莼菜——这一世界独一无二的文化名蔬继续书写文化传奇,留出足够的发展空间!

保护西湖莼菜,留住文化乡愁!

江南可采莼,莼叶何田田!

二、远逝的灶头画和印糕版

秋风起,暮色浓。极目西城,不见炊烟,唯见逶迤群楼,苍茫一片,心中怅然。那首曾无数次萦绕于我心房的邓丽君的歌《又见炊烟》,被眼前的景象,窜改成为这样的歌词:“不见炊烟升起,暮色罩大地。想问阵阵炊烟,你去了哪里……”

不见炊烟,泣涕涟涟;曾见炊烟,载笑载言。曾几何时,炊烟作为一种日常生活的图腾,在我们的精神天宇,袅娜出无比亲切、无比熨帖的温暖和诗意,抚慰着我们心灵的沧桑与孤寂。炊烟,在五千年的农耕文明中,是与母亲以及天上的明月联系在一起的。那一缕缕或浓或淡的炊烟上,寄托了多少美好的人间情愫。

如果把炊烟比做一株水墨兰花,那么灶房里的土灶,便是养育这株幽兰的泥盆。民以食为天,是家必有灶。进入文明史以来,人间烟火,靠的正是这灶膛里柴火荜拨、火焰熊熊的土灶的热焐,才得以四季飘香、绵延不绝的。从掘地为灶,到砌砖成台,土灶母亲般无私地养育着自己的孩子,忠诚地守望着尘世的幸福。

土灶是五谷的冶炼场,它是神的居所。灶神崇拜,便是中国民间一种朴素而虔诚的普遍信仰。灶神又称灶君、灶王、灶王爷,为司灶之神。传说每年腊月二十三日,是灶神回天庭向玉皇大帝汇报的日子。这一天,家家户户都要祭灶神,供上水果、糕点,尤其是又香又甜又粘的糖果,为的是粘住灶神的嘴,祈求他老人家“上天言好事,回宫降吉祥”。

各地风俗,农家新打了灶台,往往要请画师在灶头上绘画,用来装饰和美化灶台。画师多为打灶台的泥水匠。绘画内容不外乎灶神画像、神话人物、历史故事、自然四季、山水风景、花鸟草木,譬如“喜鹊登梅”“松鹤延龄”“福禄寿全”“万事如意”“五味生香”“百年好合”等,寄托农家对幸福生活的美好期盼。灶沿饰以万字符、回纹、流水纹、方格纹等纹样。

灶头画多为彩绘,也有以单色绘成的。一组完整的灶头画,简直就是一部绚美的乡村民俗文化的交响曲。灶头画绘好了,即意味着灶台的竣工,紧跟着便要暖灶、祭灶、谢灶王。旧时中国农村,打灶与结婚、生子、建房、搬家同等隆重,新灶砌好,须供上鱼肉、蔬菜、馒头、粽子、米粿、印糕等,以谢灶王;点燃蜡烛、燃放鞭炮、爆炒豆子,以讨超发、响响亮亮的吉彩;宴请前来贺喜的亲戚、朋友,并回礼答谢。

今年76岁的杭州市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王寿庭老人,便是一位灶头画高人。盛夏的一天下午,笔者驱车来到位于杭州市西湖区三墩镇双港路86号的王寿庭老人家,对他进行采访。

王寿庭17岁时开始做泥工,只跟着师傅(舅舅)打了一个灶台,第二天便自立门户了。自此,他打灶台、绘灶头画,一直做到50多岁,做了将近40年,一共打了1000多个灶台;业务从三墩做到了蒋村、周浦、袁浦、勾庄、瓶窑、萧山和老杭州城区。打一个灶台,通常要耗时2天,有时东家催得急,3天也可打好2口灶。绘一套灶头画,一般需要费时半天。在生产队时代,王寿庭靠着打灶台、绘灶头画,一天可挣6元钱,上缴给生产队4元后,自己也能落下2元。而做木工、泥工,一天只能挣1.8元钱,其中还包含要上缴给生产队的公共积累。

打灶台有许多讲究。一是要“抠日脚”,选择良辰吉时开工。由于大家都想挑个好时辰砌新灶,撞日子的情况经常发生,这样王寿庭有时一天之内便要同时打三、四个灶台,只好都先起个灶架,再慢慢完工。因为起了灶架,便意味着新灶动工了。二是打灶台时,禁止女人进入厨房。三是绘灶头画,必须趁灶台尚未全干时进行,这样涂上去的色彩就容易渗入潮湿的灶台,日后随着灶火的烘烤以及水分的自然挥发,灶台渐干,灶头画与灶台就能紧紧地吃在一起,可历经十年、二十年不脱落、不褪色。

旧时农村的手艺人,大多出身极苦却极聪明,并且上进心极强,王寿庭就是这样一个人。他绘灶头画,基本上属于无师自通。后来,他又学会了画漫画、水粉画、国画和油画。如今在他家客厅,挂着一幅题为《梅开五福》的国画,就是他自己创作的作品。王寿庭告诉笔者,27岁时,他又学会了木工,他家现在所住的套房,就是他自己装修的。他还会打造和刻雕各式家具,连女儿结婚的嫁妆,都是他亲手做的。他甚至还会雕龙船。我看到在他的客厅、房间和工作间,陈列着很多花架、龙头与龙灯,无不雕工细腻、精美,让人惊艳。

说话间,王寿庭的老伴从卧室捧出一大叠资料,放在桌子上。我展开一看,有王寿庭获评“杭州市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的证书,有他荣获“江浙沪灶头画邀请赛”一等奖的奖证,有《杭州日报》《钱江晚报》等媒体对他的报道,也有他的灶头画照片。王寿庭看着这些,脸上却并没有显露出丝毫的得色,而是表现得很失落。他幽幽地说:“这些都没用了,农村都改烧煤气灶了,没人要打土灶台了,现在土灶都拆光了,没人需要灶头画了!”

乌鲁木齐哪家治癫痫病好陕西癫痫医院排行榜沈阳市到哪家医院治疗癫痫病哈尔滨治癫痫哪家医院更为专业

相关美文阅读:

写景散文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