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ahdmo.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现代诗歌 > 正文

【流年】《如烟往事》与我的老师(散文)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2-23 15:57:28

老师王诚义之于我,是我人生当中的贵人。

——题记

一、《如烟往事》是老师起的名字

《如烟往事》书名是我的老师王诚义起的。当时还不能成为书,只有信手涂鸦十几篇,寄给老师欣赏并乞求指点,老师很快回信给了我足够的鼓励。一年后,有了四十多篇,期间反反复复寄给老师,并去信向老师乞书名,老师写了十多个名字,我选了第二个,就是“如烟往事”。书中的《多余的话》是老师给我的一封信的内容,当时我灵机一动想把老师这篇内容也纳入到我的《如烟往事》里,就再去信让老师重抄写了一遍,因为原信上有涂划改写痕迹,也没有印章。再是我想,老师是书法家,是画家,影印的效果会给我的《如烟往事》增色不少。于是,附有老师《多余的话》的版本《如烟往事》在小范围内流传,再随后有了畅岸老师的《坐看云起时》。

当《如烟往事》有五十几篇的时候,我附上老师的《多余的话》的影印本和畅岸老师的序《坐看云起时》一起再寄往老师家,让老师分享我的成就感。

二、老师画的插图抬举了我并成就了我

记得给老师的信中,顺便提到要是书中有几幅插图就好了,不长时间,老师就分两次寄给了我十四幅插图。我依自己的理解把插图排序在我的文章里。

看得出,老师偏爱我,配有插图的篇幅,多是关于“我”的文章,在全书插图比例中排在前位。更能感觉到,为给我画插图,老师不但花了心血,也颇动了番脑子的,是更高一层的创作,这创作不是应付,是诚心诚意的倾力而为。那幅《一肩挑千愁》,旁读者认为的是到位、恰当、境界超凡,我则感觉到的是抬举,是提高,是增色。感同于受宠若惊般的升华,大言不惭地感叹一句,老师理解了我,老师提高了我。那幅《云开雾散,扶稳直上》则是老师对我的祝愿与希冀。……因为这十四幅插图,我的《如烟往事》相得益彰,徒然增色不少,份量大增。

三、右派是上天派来给贫穷且孤陋寡闻者的天使

读高中一年级的时候,中途换了一位语文老师,说是个大右派。后来知道,这个大右派和我外婆家一个村,再后来还知道,这个大右派曾和我戴地主分子帽子的外公在一个劳改小组。于是对这个右派老师就有了种亲切感。

这是我*一次近距离面对真人认知右派这个词,但绝对感觉是褒义词,感觉右派是天上派来,让孤陋寡闻、贫穷落后的人从右派那里了解外面一些事情,他们对一些事的看法总与众不同,是以另一种面目出现的文化人。

这个右派老师不说方言,一口普通话中夹有南方的长音。右派老师在教授课文之外还要求我们背诵古诗文,还拉着他的长音普通话为我们朗诵契诃夫小说。老师要求我这个语文科代表办期刊,这难不倒我,但面对空出的一块版面,这个右派老师不同意我以一幅画补填,却要我写什么发刊词。什么是发刊词?这都不懂,就是一期刊物刊出前要说的话。我还是不懂,老师的口气却不容我再多问。这个右派老师是我这一贯的语文科代表很发怵打交道的一位老师。

这就是我初识王诚义老师的过程。可惜,一个学期还没完,老师平反了,回南方了。

四、有人给你写信,这是上天多大的一份馈赠!

老师平反回了南方,曾给我寄过些学习资料,遗憾的是我没能考取大学。后来上了十治技校,与老师开始书信往来,得到鼓励并受到老师文字方面的影响。再后来,我从山西调回了父亲所在的机械厂,不再憧憬梦想,庸懒疏于提笔写信,渐渐与老师不再书信往来。

平凡生活中忽然有一天传达室有我一封信,特殊的笔体不用拆我就知道是老师的,那时不再写信给老师已有十多年光景,我父亲已不在人世了,我象做梦一样,曾经心性很高的一个女性,已被生活演变成了一个平庸的女人,这样的感慨下,我的圣洁的精神世界又复活了,我父亲去世后,王老师恰逢其时地让我有一种父亲的感觉。再后来,我下岗了,更不幸的是,瞎折腾中我的丈夫进了新疆的监狱,我只一个下岗工人,重新上岗后,成了单位一个看大门的。生活很很低谷中,我又收到了王老师的信,原来是老师回陕西探亲,点滴知道了我境况。无聊、沉闷、黑暗中,生活有了一抹亮色与希望。

当生活有了好转,当我有了些微的所谓成绩,尤其是感慨生活文字方面,*一个分享的自然就是王老师了。请教、指点、切磋、要求等等。我自认为我的文风或文字里有老师的影子(我是不是有点大言不惭?)。

你还在写信吗?有人给你写信吗?能写信、收到信是多么的无上幸福啊。信能给人以一份平和的心情和思考的空间,因为写信时能够使一个人静下心来梳理生活,酝酿感情,思索问题。能写信,收到信,真的是一种幸福,网络时代,一直享受写信的乐趣并收获写信的好处的人将弥足珍贵。

五、聚会时,银发红唇中,一老者昂首高唱

我的生活已步入正轨,我要去看望老师。火车翻山越岭一晚上,当我消停地下车,消停地买好返程车票,再消停地赶到老师家,三十多年不见的老师变化不大,依然可认,他正在楼下团团转地等我,抱怨我按车次表的推算迟到了四十多分钟,这四十多分钟,应该正是我买返程票的时间。师生相见,没有三十多年时间上的隔膜,也没有当年我的怯生与老师的威严,如同老朋友相见有问有答。快、快,快上楼,你伯母的饭都凉了。

伯母是位华侨,有着大家闺秀的风范,这是我*一次见到她,领略到了什么是端庄、善良溢于言表的自然美。饭桌上,老师自斟自饮,二两酒不觉下肚,我诧异,伯母说不打紧,你老师今天高兴,让他喝!老师声若宏钟,高谈阔论,说当年邓子恢在中南局接见他们这批进步学生,邓子恢穿着大腰棉裤边捉虱子边与他们谈话,举动惊人,见地不凡,让人服气。问及老师的境况,伯母小声对我说,你老师还是爱提意见,把领导都得罪完了。我心里就想,要不,老师咋是右派呢。

伯母把老师照顾得很周到,伯母说老师还是对她有些不满意,还要让我给她评理。话说得自自然然,我想,这对老人嗲得真可爱。晚上,伯母拿出她的影集让我过目,那是她们家父母姐妹在美国、台湾的照片,也有她年轻在重庆的留影,漂亮,象明星,充斥着奢华与富贵,看得我眼花缭乱,直打瞌睡。恰此时,老师也捧出几本相册让我看,我注意到了一场老年人聚会的场景,一个个学者模样的男人女人,鹤发童颜,气度不凡,问老师,老师说是他们电台搞的台庆,于是我才知道,老师原来是在电台工作,是电台总编。问总和老师在一起照相的那位老美女是干什么的,老师回答,是记者,是播音员,是他们当年的台柱子,当初也是位从法国归来的华侨,回来参加新中国建设。不觉间我开始兴奋,和老师东拉西扯起来。一个间歇,老师小声问我,你看,是你伯母好还是这个播音员好?这我哪能知道呢,随即我向老师回答了段老生常谈的话:得不到的总感觉是好的,其实很应该珍惜的是眼下拥有的。老师深深地点了点头,我也对自己少有的反应快感到了满意。

有一张照片上,坐在前排的以两三个银发红唇的老美女很为抢眼的若干老男女定睛观望台上,有若有所思的,有张扬或含蓄地笑的,表情不一。台上老师仰头、张嘴地高举着麦克风。问老师,这么吸引人,你在讲什么?老师答:“不,我在给他们唱妹妹你大胆地朝前走。”

这就是我老师的风采,一位八十多岁老人对生活的态度。

愿右派老师以他历经风雨的人生总结与体会,能影响到我,让我从中受益,扬正气,坦然做人。

西安癫痫病的治疗哪个医院好男性癫痫要注意禁忌什么呢武汉知名的癫痫医生

相关美文阅读:

现代诗歌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