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ahdmo.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抒情散文 > 正文

【东北】 梧桐树下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0-29 10:21:42
破坏: 阅读:1043发表时间:2014-07-17 09:19:27
摘要:五月的天,连绵阴雨,虽过立夏,却是清凉如秋。一棵硕大的有着浓密枝桠的梧桐树,在风雨静静伫立,仿佛又是在守望什么。然,守望什么呢?时光荏苒,年年岁岁,物是河南什么医院治疗癫痫好人非。

五月的天,连绵阴雨,虽过立夏,却是清凉如秋。一棵硕大的有着浓密枝桠的梧桐树,在风雨静静伫立,仿佛又是在守望什么。然,守望什么呢?时光荏苒,年年岁岁,物是人非。
  
   ------题记
  
   她坐于柜台里,望着玻璃门外的街道,以及匆忙而过神情淡漠的行人。 屋子外面梧桐树下有一对男女似乎在争吵,女人转身欲离去,男人从身后抱住女人,女人蓦地回过身来往他脸上搧了一记耳光,愤愤离去。他怔在那,看着她愈走愈远的背影,直至消失在视线,这才踉踉跄跄地朝街边走来。看见她的小店,犹豫了数秒,很终推门而入。
   “吱呀”一声,她看到他走了进来,几近是跌跌撞撞。摇摇欲坠。“欢迎光临!”她说。眼前的这个男子,穿着一件卡其布衬衫,黑色裤子。神情颓靡,如同一只战败了的野猫,伤痕累累,浑身散发出血腥的味道。眼睛布满血丝。憔悴。疲惫。“请问,这里有酒吗?我要一瓶酒。越浓烈越好。”他没有看她,径直向一张靠窗的桌子走去。
   “不好意思,我们这里只有咖啡。给您一杯咖啡好吗?”她小心翼翼的回答他。面对这个陌生的男人,她只能用很轻缓的语气跟他说话,生怕一不小心就触动了他,或是愤怒,又或是哭泣。男人,多半也是敏感的动物,在不同的时间不同的地点与不同的人,会有不同的情绪。她不知道他之前是怎样的,只知道,现在的他是如此脆弱。如此的不堪一击。
   “咖啡?!……那好吧,请给我一杯咖啡,不加糖。”他回答她,眼睛始终没有看她,一直幽幽地望着窗外那棵梧桐。似乎在寻找些什么。或许刚进门的时候只是想用酒精来麻痹自己,而稍过片刻后,得已冷静,也许只是想借这个空间小憩一下,包扎伤口。男人通常也是理性的,然而女人在很多时候会比较执着,倔强,而又不容易冷静。
   咖啡,清香,冒着缕缕热气。她把它轻轻放在他所在的那张桌子说,说:“您的咖啡好了,请慢用!”他转过头,看了一眼搁在桌子上的咖啡,既随又把目光移到她的脸上,努力的挤出一个微笑,说:“谢谢!”“不客气,请慢用!”她离开桌子回到柜台,看着他一口一口地把咖啡喝入胃里。看着他一点一点的处理自己的伤口。
   终究是有些许温暖的吧?!那杯热咖啡。但愿如此。在某一刻,她竟心疼起他来了。这个受伤的男人让她想到了之前的那个自己。多么的像。然而只是心疼,她知道不可轻易去靠近。有些伤痛,不容去触碰。有些人,无论你怎样心疼,终究也无法也不能为他去做什么。如同一只刺猬,竖起全身的刺只为是更好的保护自己,而不去靠近别人,亦是不想带给别人伤害。
   窗外的雨,越下越大。他起身,走到柜台前,掏出钱包准备买单。她看到他的手指白晰而细长,由此推定他是一个白领。又或是别的什么常年在写字楼工作的人,至少是不用风吹雨淋日晒。付完钱后,他正要往外走,她突然叫住他:“等一下……”说完便从柜台下拿出一把伞来,“雨太大,这把伞你先拿去用吧,回头再还我。”“不用了不用了,我一个大男人,淋点雨算什么。”他推却。“拿着吧,还不还都无所谓的,淋雨会生病的。”他拗不过她的坚持,收下伞来。“我会还你的。谢谢!”
   她看到他的身影消失在雨帘里,笑了笑。这是一个路人,如同千千万万个与自己擦身而过的人一样,这一去,或许再也没机会遇见。给他伞,不是希望他会怎样来感激,抑或会是怎样的感动,她只是想给他一点力所能及的温暖而已。就像许多个落寞与寒冷的日子,她也曾希望会有人给予她一点温暖,哪怕是一点点。她亦知足。
   第二天的午后,他把伞送回来了。依旧是绵绵细雨。他的样子明显比前一天清朗了许多,或许时间真能治疗一切伤痛。如果说只一天的时间就能治疗未免也太牵强,那就是,他已将伤痛统统隐藏,隐藏在这鲜亮的外表之下。对于一个男人来说,不堪与脆弱不可轻易表现出来。他必须是坚强的,至少外人是这样认为。前一天她的撞见,纯属意外。“谢谢你的伞。”他说。“我将要去另一个城市工作,以后不知道是否还有机会遇见。这束花,送给你,你是个温暖而美丽的女子。祝你快乐!”说完,他递上一束白色百合。
   “谢谢!”她接过花,嗅了嗅,一脸微笑。这也是意外吧?!她从没想过会再次遇到他,更没想到他还会送花给她。这是百合,她很喜欢的花。洁白,清香。“嗯,我想请求件事,行吗?”他吞吞吐吐的说。“别请求,有什么事就直说呗。”“能否把你的联系方式写一个给我?别急,我并无他意,我只是觉得你很亲切,或许,我们可以是朋友。”他显然是怕她拒绝,又怕她误会。她笑笑,在便签上写了一个电话号码给他。或许,真的可以是朋友。
   尔后的日子,没有再见到他的身影,偶尔会收到他的短信,也就普通朋友的问候。说说天气,说说饮食,说说心情。她对他从来也没有反感过,要不一开始就不会借伞与给把电话号码给他。每次收到他的短信她都会回应。久而久之,似乎已成了一种习惯。又或者是依赖。有时候她连自己都不清楚,她是拿她当朋友,还是比朋友更进一步的关系。她牵挂他,牵挂他在那个陌生城市的一切。或许什么关系都不重要,重要的是,跟他一起,真的很快乐很温暖。他们之间有一种默契,这种默契让他们懂得彼此。
   而从他的语言里,她也隐隐约约感觉到他对她的感情,是深深的喜欢,抑或是淡淡的爱。但这所有都像是雾里看花,若隐若现。如同他们身在两个不同的城市,有着一大段的距离。这距离随时可逾越,只是要看两个人有没有这份勇气。终究都是因爱而伤过的人,不敢轻易去爱,不敢轻易说爱,只怕是一旦爱上,又会给彼此带来伤害。感情,就是这样,往往爱有多深,伤就有多重。他和她,都是理性的人。可无论怎样理性,相互已经爱上,是不争的事实。许多事情可以欺骗别人,但欺骗不了自己。
   都曾经伤过又怎样,难道就应该独自抚着那伤口凄凉的过完剩下的日子?人不都是这样么,爱来爱去,又伤来伤去,本就是一出戏。其实受伤过的人,更需要阳光来将自身温暖。谁都有资格再爱,和再被爱。她决定在他下次回来时亲口跟他说,我爱你。她决定就再放纵一次,无论结局怎样,亦不会后悔。她要好好爱他。
   他终是回来了。一年的时光,将他打磨成成功的商人。依旧是棱角分明的脸,乌黑的头发,清澈的眸子。不知是因为她的存在还是因为他已经将自己改变,她感觉到他身上有一股引力,让她不自觉地想靠近,再靠近。他轻轻拥她入怀。她听见他的心跳,以及呼吸,那样近,那样近。那一刻,她忘了自己,又把全世界都忘记。
   “我……”几乎是同时,她与他口中同时吐出这个字。他说:“你先说吧,你要说什么?”“还是你先说吧,我想先听听你要说什么。”他放开她,拉着他的手径直走向靠窗的桌子,一年前他伤心颓废时坐过的那个位置。坐下。久久凝视她。她看见他眉间有一丝犹豫,似乎是不好的迹象。她的心开始不安起来。隐约的感觉到会有什么不好的事发生,抑或是不愿听到的话。
   “她来我工作的城市找我了,要和我重归与好。我一开始是拒绝的,不只只是湖北的羊羔疯那家医院很便宜因为有你,还有当初她的决绝。可当有一天晚上她喝了许多酒,在手腕上割了一个口子,看到那些腥红的血液,我害怕了,害怕她就此死去。然后抱着她疯了似的跑去医院。她在抢救窒的时候,我突然明白了过来,原来我一直还爱着她。我曾以为我已将她遗忘,所以不再提起有关她的一点一滴,原来也都是在掩饰,我只是一直将她藏于在心底……这次是跟她一起回来的,我们将要去注册结婚。诺,对不起。”
   她看着他的眼睛,听着从他嘴里吐出来的一字一句,心以及大脑瞬间一片空白。再无言语。一双搁在桌子上交握着的手在不停的颤抖。竟是这般的冷。直至牙齿,全身都在颤抖。他吓坏了,紧紧地握着她的双手,不停的问怎么了,她已无法再听进去任何一个字。起身,离开桌子,离开这个男人。这个男人,她本是下了好大的决心要在今天告诉他说爱他的。踉踉跄跄。如同一年前他走进这间小店她*一次看见他的样子。
   这世间,有些事就是这么的可笑。感情,是什么?有时候太过卑微,卑微到所有的一切都不值得一提。她笑,狠狠地嘲笑自己。竟是又一次相信了这所谓的感情,竟是又一次被它所伤。不知道以后,还能相信什么,又还能相信什么。而人有时候偏偏会那么愚蠢,明知会受伤,还是会去投入。又或是傻,傻傻的以为爱会一直眷恋着自己。谁知爱很多时候只是烟花一瞬间的美丽。相互懂得的那两个人,未必就可以在一起。
   他追上她,从身后紧紧抱住她。她已无力挣扎。只是无休止的颤抖。他心疼至极,在她耳边轻说:“对不起对不起,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我甚至不敢奢求你的原谅,只求你在以后的日子里好好照顾自己,答应我……”“乔,你可曾爱过我?”她常见的癫痫药物有哪些艰难的吐出这几个字。“爱过的,真的爱过,请你相信我。”他的眼眶已湿润,声音变得哽咽。“嗯,我知道了,谢谢你。祝你们幸福!”说完,她用尽身体仅剩的一点力气挣脱了他的手臂,向外跑去。雨,一滴一滴,落在眼里落在脸上,分不清,是雨水还是泪水。
   入夜,她拥着被角,拼命地摇头,想要把一切记忆从脑海拭去。如果,记忆也有删除键,那该多好。迷迷糊糊中,进入梦境。梦境异常的诡异,她独自在黑暗中行走,路仿佛永远也没有尽头。如同惊悚片里的景象,她恐惧,无助,直至一度的歇斯底里……拼命的逃,逃至某高楼的顶层,再也无路可逃,绝望,纵身一跃,从高楼坠落……梦醒,蓦地睁开双眼,用了几秒钟的时间确定自己还存在于这个世界。再闭上眼。泪,从眼角涌出,汹涌如同洪水。却又不能大声哭泣,只得咬着嘴唇,用被子捂住脸,又一次的颤抖。
   于清晨再次醒来,看见一室微光,终究又迎来了一个天亮。她起身,洗漱,将衣橱里的几件衣服塞进旅行箱里。她决定去旅行。一个人。没有什么大不了的。也没有什么过不去的。依旧是小雨,她来到小店,简单的收拾了,把窗帘全都放下,然后在门的把手上挂了一块“歇业”牌子。走的时候,她抬头那棵梧桐,它依旧高大挺拔,经过几场春雨的浸润,更显得青绿。她笑了笑,再见,梧桐。再见,乔。

共 3892 字 1 页 首页1洛阳专治癫痫病的医院在哪里ttp://www.vsread.com/index.php/article/showread?id=451827&pn2=1&pn=1" class="next">尾页
转到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