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ahdmo.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情感美文 > 正文

【荷塘】那年批斗会的故事(散文)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2-16 12:52:24

每当夏令时节暑浪扑面的时候,脑子里就会泛起一幅幅曾经下乡时的篇篇画面,在眼前不停地翻动,挥之不去......

记得,初二的那年暑假,学校通知我们:下乡割麦一月,接受贫下中农的再教育。听到这个消息后,大家很是兴奋。因为,同学们随父母来到荒芜的戈壁滩后,见到的只有一年一场从春刮到冬的沙暴,农村的草、农村的树、农村麦浪滚滚的田野,对我们的诱惑实是在太大太大了。

我们下乡割麦的这个村庄,座落在疏勒河的岸边,有二百余户人家,据说都是汉朝戍边的一位单将军的后裔,所以全村家家以单姓为自豪。当我们背着行李一路步行到达村子时,村里已经给我们安排好了住处,那是一座废弃的很大的粮库,粮库靠墙的两面铺着一层厚厚的麦草。同学们进了粮库后,把行李往麦草上一扔,不管不顾地一头倒在了麦草上,三十多公里的路程真的把人累坏了。突然,一阵急促的哨音惊醒了同学们疲倦的鼾声,同学们不情愿地从麦草上爬起身来。门外,一个光着膀子的壮汉正鼓着腮帮拼命地吹着哨子,脸上的横肉在哨声中不停地颤动。带队的工宣队李师傅介绍说:“这是生产队的单队长,今后这一个月的劳动由单队长安排……请单队长给同学们讲话!”单队长弯下腰,用手将趿拉着的两只布鞋提了提,挺直了腰板大声地吼道:“毛主席教导我们说,知识青年到农村去,接受贫下中农的再教育很有必要。毛主席又说,东风吹,战鼓擂,现在世界上究竟谁怕谁?不是人民怕美帝,而是美帝怕人民……”同学们听到这,忍不住哄堂大笑了起来。“再笑,再笑额就批斗你们,你们来额这要好好地劳动改造,哪个哈怂敢胡日鬼,额就批斗他,还么个王法了!”同学们瞬间便停止了吵笑,惊慌的眼神瞄向了带队的李师傅和班主任徐老师,李师傅呵呵地笑着说:“单队长刚才讲的话大家都听清楚了吧,革命小将就应该听贫下中农老师的话,谁要是调皮捣蛋,不光单队长要批斗他,回校后还要作深刻的检查……”没等李师傅把话讲完,单队长便气急败坏地指着身边抱着小孩的妇女说:“她是额婆姨,也是你们的贫下中农老师,专门给你们做饭的,如果她敢胡日鬼,你们告诉额,额批斗她……吃了晚饭都给额去麦场,开批斗会。”

晚饭后,工宣队李师傅和徐老师带着我们来到了打麦场,麦场上已经坐满了人,单队长站在麦场前的一个土堆上,将嘴上叼着的用报纸卷的莫合烟用手掐灭后夹在耳朵上,两手胡乱比划着,“开会了,开会了……毛主席教导我们说,阶级斗争一抓就灵。毛主席还说,凡是反动的东西,你不打他就不倒,扫帚不到灰尘不会自己跑掉。毛主席又说,东风吹,战鼓擂,现在世界上究竟谁怕谁……把地主分子单婆子给额带上来!”当一个四十多岁又黑又瘦的女人上了土堆后,单队长便滔滔不绝没完没了地说了起来:“你说你是童养媳,额信,别人信吗?你说你家的十几亩地是在戈壁滩上开荒开出来的,额信,别人信吗?你还说什么,天上星多月不明,地上石多路不平,塘里鱼多水不清,世上人多心不公。虽说那是解放前说的话,总是你说的吧?你要好好改造,你要……批斗会开完了,都给额回家睡觉。”同学们边往回走边嘟囔着:“这算什么批斗会呀,连个土飞机都没架!”李师傅听到后骂道:“小王八犊子,下次批斗你们时,我就建议单队长架你们的土飞机!”谁知,没过几天我们有几个同学真的成了被批斗的对象。

经过几天的割麦,同学们逐渐适应了繁重的农田劳动。一天下工后吃过晚饭,李师傅和徐老师去了单队长家,大家没事可做,就爬到了粮库的房顶上边乘凉边胡侃,忽然,一位同学弯着腰走过来悄悄地说:“粮库墙根底下蹲着一个人,肯定是阶级敌人在搞破坏。”几个同学听说有阶级敌人,十分兴奋,纷纷爬下房顶朝房后跑去。几分钟后,同学们就将一个用行李绳捆绑着的中年男子撕扯着推进了粮库,大家凑上前来七嘴八舌地讯问着:“老实交代,你是苏修特务还是美帝特务?”中年男子一声不吭,两只眼睛凶狠地在同学们的脸上不停地扫来扫去。这时,李师傅、徐老师和单队长听到同学的汇报后匆忙赶了回来,单队长跨进粮库大门看到中年男子后便泼口大骂了起来:“这是哪个哈怂干的,连大队革委会主任也敢捆,老子现在就批斗他,不剥掉他一层皮,老子就不姓单……”单队长边骂边手忙脚乱地解着捆绑在中年男子身上的行李绳。中年男子站起身来,盯着单队长的脸看了几分钟后,扭头出了粮库。当晚的批斗会上,单队长对着站在土堆上低着头的几位同学骂了足足有两个钟头,最后撂下了一句“每个人都给额写一百份检查”便头也不回地离开了麦场。

这次事件后,同学们在心里恨透了单队长,决定对他进行报复。有个同学说,他曾看到队长的老婆从伙房拿过一个馒头给她的小孩吃。当年,我们的粮食定量是27.5斤,来农村割麦时,家里把我们当月的定量在粮站换成了粮票,统一交给了学校。那时我们都是半大的孩子,正是能吃的时候,加上繁重的体力劳动,总觉得肚子空荡荡的,工宣队李师傅和徐老师就经常去附近种甜菜的村子里,买回一分钱两斤的甜菜叶来弥补粮食的不足。同学们多次商量后,决定从这件事下手,随时监视队长老婆在伙房里的一举一动。那天,晚饭是手擀的白面条,单队长的老婆给我们打过饭后,挑着两只水桶去井边担水,走到大门口时被两个同学拦住了,掀开桶盖,水桶里放着一碗面条。当时,队长老婆一脸的惊慌,扑通跪在了地上,同学们兴奋地大声喊叫着:“批斗她!批斗她!”当晚的批斗会,我们没能参加,因为,李师傅恶狠狠地对我们说:“今晚,谁要敢到批斗会场去,就开除谁的学籍!”

时隔不久,单队长被公社革委会群众专政指挥部抓走了,还要压回村里进行批斗。同学们听到这个消息后,高兴得又蹦又跳。批斗单队长的那天,李师傅和徐老师又一次阻拦了我们,让同学们心里留下了遗憾。

几年后,我参加了工作。一次偶遇碰上了已经退休的李师傅,说话中不经意地又提到了那年的割麦和那个单队长,李师傅说:“单队长在我们离开村子后不久就死了。”我说:“他批斗了那么多的人,死了也活该!”李师傅说:“单队长其实是个软心肠的人,是个好人,他为了保护自己村子里的乡亲不被公社群众专政指挥部抓去,只能用批斗来应对上面,特别是我们捆绑大队革委会主任那件事,如果不是单队长用批斗的方式解决了问题,几个同学就会被带到公社去的。”李师傅叹了口气说,单队长的死与村里一个天津下乡知青有关。那天,单队长派那个知青去公社拉化肥,知青赶着毛驴车在公社门前边抽打毛驴边大喊大叫:“社会主义的康庄大道你不走,你偏走资本主义的羊肠小道。”单队长听到知青被抓的消息后,连忙赶到了公社,要求把人带回村里批斗。那个大队革委会主任听到消息也赶到了公社,说单队长搞独立王国,枉想推翻无产阶级专政,是反党反社会主义反毛泽东思想的三反分子。单队长被拉回村里批斗后不久,自己用裤带绳吊死在了被关押的房间里。

和李师傅分手后,我心里不停地在问自己:单队长是好人?单队长是好人?这时耳边不由得又传来了单队长那歇斯底里的吼声:“哪个哈怂敢胡日鬼,额批斗他!”

………

哈尔滨癫痫病医院手术治疗的怎么样啊陕西哪家专科医院能治好癫痫呢?导致女性癫痫病发作的病因有哪些湖北哪些方法治疗癫痫最管用

优秀美文摘抄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