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ahdmo.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情感故事 > 正文

【菊韵】说媒(散文)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2-09 16:08:55

在记忆中,迄今为止,我只说过一次媒,居然说成了,做了一件成人之美的事。

我不会说媒,也没有这方面的爱好和特长。那次说媒,应该算是一次有趣的机缘巧合。

当时我还很年轻,高中毕业不久,被乡里临聘做文秘工作,整天想着如何能离开那地方,以求别的发展,根本没想过找对象的事。不过我们老家一带,有早婚的习俗,象我这样的年龄,已经有人结婚了,时常也会有人给我说媒。

和我走得比较近的,有两个人,一个是年龄比我大三岁,已经结婚的同事小刘,一个是从部队转业,担任乡上武装部长、已经离婚的老许。我们三个人办公室离得近,也气味相投,没事喜欢凑在一起聊天,其中说得最多的,是给老许找对象的事。

老许在部队时,是个连长,人长得气派,高高大大,部队比武时还得过师里的嘉奖,事业干得顺风顺水。老许当兵前结了婚。按我们当地通常的做法,大凡当兵要走的青年,只要订了婚,家里就会把婚事办了。老许也这样,当兵走前两三天,急急忙忙把媳妇娶回了家。

老许当了排长后,媳妇去部队探亲,生了个女娃娃,这让老许特别高兴。后来老许要提副营时,家里出现了矛盾。自从老许当兵后,媳妇不愿意来他家里住,常年在在她娘家,就连生了娃娃后,仍然不打算回婆家。媳妇这种做法,让老许爹妈特不高兴,为了不让儿子在部队操心,这件事一直没告诉老许。有了孙女后,老徐爹妈要求媳妇搬回家里住,希望时常能见孙女。可媳妇还是不愿住回来。见不到心爱的孙女,老两口忍无可忍了,给老许写了一封信,告了媳妇一状。媳妇来部队探亲,老许对媳妇说,你是结了婚的人,怎么能长期住在你娘家?媳妇说,你不在家,让我去你家守空房吗?老许说,你这是什么话,住家娘家就不守空房吗?媳妇不吭声。老许说,这事没啥可商量的,回去后,立马搬回我家住。可媳妇从部队回来后,依然没有住回来。

家里的矛盾僵持住了,这让老许心里很不安宁。一天,老许收到他爹一封信,说家里出了大事情,叫他马上回一趟家。老许匆忙赶到家里,爹妈对儿子说,外面风言风语传说你那个媳妇,跟他娘家村长勾搭一起啦,就剩咱一家人不知道这件事,如今不管传说是真还是假,得赶紧把媳妇弄回家,不然的话,咱老许家可就把人丢大发啦。

老许是条血性汉子,一听这话,肺都要气炸了,当晚三更半夜就往媳妇娘家村子赶。媳妇本不知道老许回家,待老许突然闯进她屋里后,果然有个男人和她待一起。老许二话没说,扑上前去就将媳妇摁倒臭揍了一顿,怒斥道,你给我讲清楚,夜深人静屋里怎么会待个男人?那男人一看这种情景,转身出门溜走了。当时男人没有在床上,老许没抓住媳妇的赃,媳妇比老许还厉害,大喊抓贼抓赃捉奸捉双,你啥凭据也没有,就给我头上扣屎盆子啦?得是你爹你妈那两个老不死的背地里给你戳的火?老许听媳妇开口咒骂自己的爹娘,火气又忽地烧了起来,再次将媳妇狠揍了一通。

媳妇娘家人跑出去,把刚才趁乱闪人的村长喊来了。村长本来就是个地头蛇,这次他是有备而来,带着几个基干民兵,一进门就将老许捆起来,押解到村委会。第二天一大早,又让基干民兵将老许押到镇上中心街,找了个人多的地方,将老许摁倒在雪地里,暴打了一顿,然后扬长而去了。老许被镇上人送到医院,住了好久才返回部队。回到部队后,老许写了一封信,将村长告到了公安局。

这件事情的结果是,那个村长被公安机关拘留后,他和老许媳妇的丑事被坐实了,破坏军婚那可是大罪,当即被逮捕坐监了。老许呢,很快和媳妇离了婚。不过,提拔副营的事,也给泡汤了,时间不久就转业了,被分配到我们乡。

老许转业三年了,一直没有找到对象,整天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由于当地许多人听说过他和他媳妇的那件事,且被传得五抹六道的,使得许多女娃娃还有单身的女人,没有勇气和他谈。

有一天,小刘对我说,他亲戚有个小女儿,叫尚玲玲,大专毕业,在安峰市铜厂工作,至今没处下对象,觉得很我很合适,想把她介绍给我。我对小刘说,你就胡扯吧,我连个正式工作还没呢,人家女娃大学毕业,人家找我图啥?小刘说,这不是看上你了吗?这不是想给你办事吗?再说你今天没工作,还能永远没工作?我很犹豫。小刘说,这个尚玲玲,是我姑奶的小女儿,我还叫她小姑呢,人长得可心疼,我爷爷要我给她瞅个对象。我说,你爷爷让你瞅,你就瞅下我,我是你一口菜。小刘说,啥菜不菜?这就叫近水楼台先得月,大便宜让你占了,一点良心也没有。我说,她都大学毕业了,她多大?小刘说,年龄嘛,可能要比你大了一点点。我说,大多少?小刘说不大清楚。我说,我是娶媳妇,不是娶小妈,这点你要搞清楚。小刘说,话别说的那么难听,人家玲玲上学早,顶多大你一半岁吧。没听说过女大三,抱金砖吗?在小刘硬性介绍下,在老许的怂恿下,我答应,利用县上开三干会的机会,把尚玲玲约到县上,让我和她见个面,然后再说其他。

县上三干会第二天,上午是大会,礼堂里面坐满了人。因为事先有约,我、小刘和老许,三个人坐在最后一排的位置。尚玲玲今天要来见我,这是我有生以来第一次相亲,我的心在咚咚地跳。小刘说,激动吧,等你见了尚玲玲,看把你惜不死,绝对美人儿一个!老许说,放镇静点,别紧张,不就是去相个亲吗?我看了老许一眼,努力笑了下。老徐说,这方面我有经验,我给你当参谋。

见面地点在老许一个战友办公室。尚玲玲进城后,骑自行车来到会场外,与我们三个会合后,一起去了老许战友办公室。互相介绍并坐定后,小刘和老许退出去,留下我和尚玲玲两个人。

可能我们两个当时都没找到感觉吧,谈话进行得没有预想的顺利。我瞅着尚玲玲,暗想,什么大我一半岁,什么绝对美人儿,活脱脱就是个小妈哈。后来小刘对我说,尚玲玲和我见面后,问小刘说,这个娃究竟多大了,怎么有点傻乎乎的?就这样,我和尚玲玲基本上干坐了一阵子,就走出了屋子。

我俩出来时,小刘和老许以为我们互相很满意,也显得很高兴。在分别征求双方意见后,才知道事情不行了。小刘不满道,狗屁能耐也没有,弹嫌还蛮多!知道人家玲玲怎么说你吗,说你就是个小土包、小傻帽!我埋怨小刘,你老实告诉我,她到底多大?我看你是成心给你家小姑办事,给我找小妈。老许说,对上眼就谈,对不上眼就算,别说那么多废话。转脸朝我说,我看人家女娃挺好的,配你算是过头了,你本身没有啥优势,还挑剔啥?癞蛤蟆想吃个天鹅肉,得是?

听他俩说话,我心里特别不舒服,怼了老许一句,你既然觉得她好,你把她要了呗。

三个人都不说话。

话一说出口,我脑子一激灵,觉得这两个人还真是合适。我笑着对老许说,老许,我不是说气话,从我看见尚玲玲第一眼,就觉得她跟你忒合适。要不要让小刘去给尚玲玲说一下,趁今天这个档口,你们两个见一下,行不行?

我的这番话,让老许两只眼睛放出了绿光,立马说道,这样能成吗?转脸问小刘,小刘你觉得怎么样?

小刘打心眼里不赞成尚玲玲和老许谈,觉得老徐是个二婚,又有孩子,人家尚玲玲还是姑娘娃,怕以后他姑奶奶和他爷爷埋怨他,想了想说道,这样不太合适吧,看这个不成,又随便看那个,这不成笑话了吗?我给人家玲玲开不了这个口。

我想了下,说,这事不要你小刘管,你只管闪你的人,剩下的事我来处理。

小刘看看我,又看看老许,不满道,你两个坏家伙,把我往坑里推!又说,我跟我小姑打个招呼,让人家回吧。

我随着小刘,见到了尚玲玲。小刘和尚玲玲道别后,转身离开了。尚玲玲骑车准备走,我赶上前去,说道,尚玲玲,我有几句话,想给你说下。

尚玲玲不知道我要对她说啥话,沉着脸,不解而又警惕地望着我。

到了这时候,已不涉及我的事儿了,我的心里格外地平静。我笑着对尚玲玲说,咱俩不合适,我配不上你,那就不说了。我想给你另外介绍个人,各方面条件都比我强,保证你满意,你看怎么样?想不想见下这个人?

尚玲玲脸忽然红了,也给愣住了,半天没吭声。

看她没怎么反对,我接着说,其实这个人你见过了,就是刚才跟我和小刘一起来过的老许,还有印象吧?我觉得你俩很合适,我把这个意思说给老许后,他表示愿意和你谈,如果你同意,我去把他喊过来。

尚玲玲脸一直红着,没说同意,也没说不同意。

我说,仍在老徐战友办公室见,你不要离开,我去喊老许。

其实老许就在附近不远处躲着。于是老许和尚玲玲,在他战友办公室见面了。

我和小刘在会场一直等到中午散会了,也没见老许赶回来。我说,看来大概有戏了。

小刘余怒不消地说道,你不同意就拉倒,谁叫你又出这个馊主意,这不是让我坐蜡吗?

我对小刘说,别生气,说不定还真的反打正着呢。

下午会开了后,老许这才偷偷摸摸地来到会场,坐在了我旁边。

我悄悄问,怎么样啦?

老许把左臂袖子抹上去,说,看看这儿。看着老许光溜溜的胳膊腕子,我不明白是啥意思,转脸望小刘,小刘也茫然。

有话就说吧,造啥怪哈。

老许指着自己腕子笑着说,那只表,戴在另一个人手上啦。

啊!我捅了他一拳说,惊讶道,这么迅猛啊,什么情况,快说说啊?

我们三个溜出会场。老许说,我把她请到馆子吃了饭,说好三干会一完,直接去她家。

我问老许,尚玲玲给你送啥没?

老许说,吃完饭你知道弄啥了?我俩一起去商店,她给我买了一套西装。

我望望小刘,小刘眨巴着眼睛,没有说话。

我对小刘说,心里别七上八下的,和我没有成,和老许成也是好事啊,让你小姑没白跑这一趟,算是你的功劳啦,你老姑肯定会表扬你。转头又对老许说,你的大媒是小刘,别媳妇到了手,媒人撇到沟。老许笑着拍拍小刘的肩膀,那是自然啦,到时好好谢谢小刘。又说,不过小刘,你可别忘了,从今天起,咱俩可是亲戚啦,你还得叫我小姑父呢。

大家一起笑了。

老许去过尚玲玲家里后,尚玲玲也去了老许家,这门亲事就算定下了。双方父母亲,都十分满意。

简直是干柴遇烈火,老许和尚玲玲交往没几天,就如胶似漆了。尚玲玲请了假,待在乡里陪老许,晚上住在老许宿舍,老许挤在我的床上。我笑着问老许,说实话,那个事办了没?老许嘿嘿笑了,啥事?虼蚤大个小屁孩,还知道啥那个事?

就在他俩新欢撒乐时,乡政府忽然有了传言。人们在私下议论说,那个尚玲玲,为啥那么大还没嫁出去?她自身背着事儿呢,人命关天的大事!这老许做事也太荒唐,怎么不调查下,稀哩糊涂和这个女人结婚呢?

这些话让我听到后,我去问小刘,到底怎么回事哈?是不是你小刘设的套?小刘摇着头自辩道,我也不清楚,真的不清楚。我跑去问老许,老许这才把前前后后的事情说给了我。

原来这个尚玲玲,上大学时和她一个老师好上了,这个老师承诺她,坚决跟老婆打离婚,然后娶尚玲玲。毕业后老师和尚玲玲分开了,消息也慢慢地断掉了。可是尚玲玲心不死,她爱老师,也相信老师,一直等着老师离婚的消息,不愿意和任何别人谈。这样过了几年,一天,尚玲玲接到老师电话,要她来省城跟他见面。尚玲玲以为老师离婚了,带着喜悦的心情去了省城。

谁知道见了老师后,老师说他还没离,说老婆和他闹得特厉害,他知道尚玲玲的脾性,要尚玲玲原谅他,劝尚玲玲不要再等了。两个人说完话,吃完饭,晚上心照不宣住在了一起。谁知道,她那个师娘,居然跟踪男人来到了省城,夜半三更带着公安人员破门而入了。那天晚上他和老师被隔离开来做笔录,老师竟在派出所里吊死了。尚玲玲被单位派人接回单位,得了个行政记大过处分,从机关下放到一个车间开机床。

老许给我说完这些后,看不出脸上是啥表情。我有些担心,问他说,你打算怎么办?

老许沉吟了许久,抬头静静地看着我,慢慢地说道,还能怎么办?这些话,就是尚玲玲亲给我说的,她不会给我说假话。那时节她还是个小姑娘,你说说,谁一辈子还能没有个闪失?只是他那个老师是混蛋,把尚玲玲给害了。末了,老许沉吟道,她把这些事情告诉咱,不就是想取得咱谅解吗,咱如果不谅解她......唉,思来想去,我觉得,尚玲玲不是个坏女人,起码比我原来的那个媳妇强一百倍。兄弟你说,我该怎么办?

听老许这样说,我心落下了,笑着说,你该怎么办?你想得对,也说得对,这样做,这才算是个大男人。尚玲玲不是坏女人,娶了她,你不会后悔的。

老许说,你知道这些闲言碎语,是谁传的吗?我说不知道。老许说,就是咱们那个书记呗,他家和尚玲玲一个乡,尚玲玲那些事,他多少听到了一些。这个人坏得很,他做的那些恶心事,有人向县上告了状,他把问题看在我身上,见天价看我不顺眼,见天价找我的麻烦。本来想安安宁宁结个婚,如今被他弄得满城风雨,真是气死人了。老许心里堵满了气。

我说,老许,啥话也别说了,只要你把事情想清楚了,那就按你的主意办,不怕他任何人从中说三和道四。

第二天,尚玲玲从家里跑来了,哭得象个泪人儿,她看着老许说,事情都说明白了,我就想要你老许一句话。她害怕老许打退堂鼓。我当时在老许房子里,没想到老许突然抱住尚玲玲,亲了一大口,接着震声说道,把眼泪擦了,去吴秘书办公室,把证领了去!

尚玲玲流着泪,看了我一眼,羞赧地笑了。

老许和尚玲玲结婚后,两个人过得很美满,没几年,尚玲玲给老许生下了一儿和一女。

后来我离开乡里,去省城念大学了。没机会见到老许和尚玲玲。有一次回老家,偶尔碰见老许,问他们如今怎么样?老许笑着说,还能怎么样?拿尚玲玲的话说,她尚玲玲离了我,世上没有男人要她;我离了她尚玲玲,世上也没有女人要我。

我说,看把你美的,给你娶了个好媳妇,可你把我这个大媒人,根本没有当回事。

老许哈哈大笑说,是是是,这账我给你欠着呢。这不是后来见不着你吗?这次正好是个机会,你给咱腾出点时间,让我两口子把账给你还了。

小孩手脚抽搐怎么回事天水市哪里有治疗癫痫医院兰州治疗癫痫病医院排行石家庄能治疗癫痫的医院有哪些

相关美文阅读:

情感故事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