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ahdmo.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感人的话 > 正文

【流年】亮亮·木车·小鸟(散文)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2-23 18:26:52

秦岭山中有个村子叫槐树岰,槐树岰里有个孩子叫亮亮。亮亮还在娘怀中叼着奶头时,莫名其妙地患上了种怪病,先是高烧不退,接着就忽冷忽热,虚汗淋淋。爹像众多老实巴交的山民一样,对头疼脑热的小病见怪不怪,去山坡崖畔挖了些黄苓、柴胡之类的草根,让娘熬成黑乎乎的汤汁,连着喂亮亮喝了数天,竟奇迹般药到病除转危为安。爹尚未从妙手回春的喜悦中回过神儿,突然就意外地发觉,亮亮原本胖乎乎瓷实的双腿一天天消瘦下去。等村中一般大的孩童正满山坡疯跑时,亮亮只能缩在娘怀里,瘦成麻杆样的双腿愣是无法着地。

爹在捶胸顿足中倾家荡产,背着瘫痪的亮亮出山进城,满世界求医问药,钱花掉一河滩,亮亮的腿仍软得跟面条一样不见丁点起色。爹抹着成串的浊泪,对不谙世事的亮亮说:“娃是这命,咱认下吧。”

庄户人家靠山吃山种地吃粮,爹娘下地时担心亮亮磕了碰了或被野物伤了,就用根粗布带把亮亮绑在背上,亮亮整天俯在爹精瘦的脊背上,受着爹暖暖的体温,吮着爹咸咸的汗味瞪着乌溜溜的黑眼睛,看晃荡的天、晃荡的云彩、晃荡的日头,在风吹日晒的颠颠簸簸中睡睡醒醒。

稍大一点儿,背着干活就不方便了,爹娘愁熬得哀声叹气,连着合计了好多个夜晚,爹就停下手中的农活,砍来几根胳膊粗的树枝,在门前的老槐树下,爹光膀子砍砍凿凿,拼拼凑凑,忙活了一整天,忙活出满头满脸的汗珠儿做成个一米见方的小木车,此后,爹下地时就把亮亮抱进小木车,推到老槐树下,给怀中放块馍塞张饼,在小木车四周撒一圈儿驱赶野物的草药,直到收工回家才把亮亮抱回屋中。

木车成了亮亮朝夕相处的伙伴。

长久的日子里,亮亮一整天瘫坐在小木车里,无数次地看远处横亘延绵的黛青色的山峦,看山巅上瓦蓝瓦蓝的天,看天空中羊群样飘动着的洁白的云朵,看日头从东山挪到西山,隐没进苍茫的山峦,听风吹树叶的“哗哗”乱响和屋后小溪流的“汨汨”水声……看厌了听烦了,孤独中的亮亮,心头袭上一种莫名其妙的恐惧,在极度的骇怕中,亮亮缩在小木车中打着哆嗦,冷丁就扯开喉咙喊爹叫娘“哇哇”大哭。群山把亮亮凄凉的哭声长久地回应着,却始终回应不到山那边爹娘的耳中,亮亮在无助的哭哭泣泣中,不知不觉就睡过去,小脸颊糊满了泪水,涎水……

一个暖暖春日,老槐树下的亮亮看腻了天空,听厌了溪声,也不知哭过几次又睡醒过几回,正在烦躁不安中突然间逮住了一种从没听见过的奇妙声音,亮亮一把抹掉下巴上吊得老长的涎水,从木车中挺起笨重的躯体,费力地扭动着头颅,东瞅瞅西看看,天上地下寻觅了数遍,最终在头顶上老槐树硕大的树冠那浓密的树叶间,找着了声音的出处。亮亮就咬住嘴唇,敛住气儿,眼也不眨地长久地仰望着树枝,在风吹树叶的晃动间,亮亮终于发现了一只漂亮的小鸟,鸟儿红爪绿嘴,披一身绸缎般的亮丽羽毛,正在老槐树的枝桠间欢快地跳跃着,不时发出一两声“啾儿”“啾儿”的啼鸣声,脆生生,悦耳动听,奇妙无穷。

从这以后,当爹把亮亮推到老槐树下,亮亮不再看山,不再看天,不再倾听树叶的“哗啦”及溪水的“汨汨”,连爹娘善意的叮咛都懒得理会。一到槐树下,亮亮就充满期望地仰起头,在茂密的枝叶间寻找那只美丽的小鸟,聆听鸟儿迷人的啼鸣。也直到这时,亮亮才惊奇地发现,老槐树上的鸟儿不仅有这只会“啾儿”鸣叫的小鸟,树上的鸟儿真多啊!大的小的、黑的白的、长尾巴短尾巴,花翅膀灰羽毛……有的叫“喳喳”有的鸣“唧唧”、有的闹“呱呱”有的笑“嘎嘎”还有“叽叽”“咕咕”“啾啾”“吱吱”“咯咯”……千奇百怪的鸟叫声,逗得亮亮开怀大笑,撩得亮亮手舞足蹈,看得亮亮眼花缭乱,听得亮亮如醉如痴,乐得亮亮忘乎所以。有了亮亮“嘿儿”“嘿儿”的回应,槐树上的鸟儿越聚越多,越叫越响,越跳越欢,数不清的回数,一群群的鸟儿飞临老槐树,一阵“叽叽喳喳”的喧闹后,鸟儿们便各自为阵,同一种羽毛的鸟们占据一根枝桠,片刻的静寂后,突然一齐对鸣起来,刹那间的百鸟齐鸣,似雷声滚滚如波浪起伏,像暴雨狂响,如山风呼啸细雨绵绵,此起彼落,经久不息,震得树叶簸簸发抖。木车中的亮亮恨不能立马长出一双翅膀,飞到天上,飞到树上,加入百鸟的乐队……

地里的活儿闲下来,娘忙着洗洗刷刷,爹就提个小木凳,嘴中噙着旱烟锅坐在木车旁陪伴亮亮。亮亮就叫爹看树上的鸟儿,和爹一同听百鸟的鸣叫,忍不住向爹问这问那。爹就用长长的烟锅指着树枝间跳跃的鸟儿,一遍一遍不厌其烦地告诉亮亮;长尾巴的叫喜鹊,短尾巴的叫画眉,斑鸠“咕咕”叫,黄鹂“唧唧”鸣,乌鸦“呱呱”闹,黄雀叽“喳喳”……好多次,看着鸟儿们飞离老槐树,在蓝天上打着旋儿自由自在地翱翔,亮亮羡慕得涎下了口水,眼巴巴着问爹:“爹,给我一双翅膀吧,我要和鸟儿一样飞起来飞到树上去,飞到天上去?”爹无限爱怜地摸着亮亮的后脑勺,望着亮亮软绵绵的双腿,偷偷抹一把泪,安慰道:“乖孩子,等你长大了爹一定给你一双翅膀。”亮亮乐了,在“嘿儿”“嘿儿”的甜笑中,双手紧抓木车的框架使劲儿扭动躯体左摇右摆,木车晃悠悠,颠动着亮亮瘫痪的身躯,颠出爹万端的感叹。爹就弯腰抱起亮亮,疯了似的在老槐树下转了又转。

可是,老槐树上的叶儿生了落了,落了生,树上的鸟儿一拨拨飞来了,又一拨拨飞走了,同龄的孩童背上书包去了山下的学校,亮亮仍离不开小木车,每天的生活依然被禁锢在老槐树下的木车中,日复一日,听鸟儿啼鸣,看着百鸟嬉闹。

有一回,树上的鸟儿们唱累了,结束了一天中的对鸣,互相召唤着一只只飞离老槐树隐没进对面山坡上的林海里。木车中的亮亮跌进难耐的孤寂中,亮亮多么想永远留住这些可爱的伙伴们啊!

在万般的焦虑中,亮亮萌生出能用一种魔法唤回远去的鸟儿,情急之下亮亮就用嘴学鸟儿叫,试着用各种各样的方式模仿小鸟的叫声,捡起地上的树叶含在嘴里,吹出“呜呜”的鸣响,拾起小石子放在舌头上,发出“唢唢”的响声。最终,当亮亮把右手的姆指和食指的指尖捏在一起噙在嘴里时,竟吹出了一声“”的鸟叫声,受到启发的亮亮就不停地变换着手指在口中的位置,并试着让嘴里吹出的气流从手指的上下左右,不同的地方呼出来,吹出了一声声惟妙惟肖,逼真响亮的叫声,“啾啾”“唧唧”“吱吱”“呱呱”……

当亮亮累得满头大汗,筋疲力尽瘫在小木车里时,远远的天空中,传来“扑棱棱——”的鸟飞声,由小到大由远渐近,蔚蓝的天幕上便跃出无数个游移不定的小黑点儿,眨眼的功夫那一个个小黑点就变成了一只只飞翔的小鸟。一群群的鸟儿从四面八方聚在了一起,降落在老槐树上,在硕大的枝桠间飞飞舞舞、跳跳跃跃、鸣鸣叫叫。兴奋中的亮亮忘掉了一切,反复模仿着不同的鸟鸣声,吹出一声声更加动听的鸟叫声。在亮亮的引导下,有胆大的鸟儿就飞离树枝,落在地下,落在亮亮的木车上,喜不自禁中的亮亮伸出颤抖的双手,想摸摸小鸟美丽的羽毛,想亲亲小鸟尖尖的嘴巴。胆怯的小鸟就“呼啦——”一声飞起来,在亮亮的头顶盘旋,尖叫,亮亮手含在嘴中吹几声鸟鸣,小鸟们又一只只落下来,如此反复几次,鸟儿们确信了亮亮没有恶意。便成群成群地飞下来,落在亮亮的头上、肩上、手上,“扑棱”着翅膀“叽叽喳喳”“咕咕嘎嘎”与亮亮对鸣,飞起飞落,跳上跳下和亮亮嬉闹。木车中的亮亮被百鸟簇拥着、与鸟儿共乐、与鸟儿共舞、与鸟儿共鸣,老槐树下奏出一曲曲人鸟合唱的美妙旋律……

几天后的一个下午,木车中的亮亮正和百鸟嬉闹得忘乎所以,身后突然传来一连串的喝彩声,鸟儿们“呼啦——”一下全飞到树上。亮亮在意犹未尽中回过头,见爹和常年在城里打工的山叔笑哈哈地走过来,山叔还给亮亮带了山里少见的蛋糕、奶糖、饼干。爹把亮亮抱出木车回到屋中的土炕上,爹一边逗着亮亮,一边和山叔拉呱。

“老哥,听说亮亮能把天上的鸟儿唤下来,当真?”

“说来也真邪乎,这孩子常年在槐树下学鸟叫,眼下学得跟真鸟一般,随便吹叫几下,就能招来大群的鸟儿。”

山叔爱怜地摸着亮亮的后脑勺,对爹说:“我做工的地方,一旁有个鸟市,闲下常去溜达。一只叫得脆响的黄鹂,能卖个百八十块,斑鸠肉是城里人稀罕物,金贵得很哩”。爹把头摇得如拨浪鼓:“使不得,孩子好不容易寻下个乐子,再说,鸟儿有灵性哩……”

山叔立马黑下脸来:“老哥,甭忘了,亮亮看病时,你还借我800元未还哩。”

爹长长地叹息一声,耷拉下花白的脑袋……

隔了些日子,爹把亮亮抱进小木车后,递给一只竹蔑子编的鸟笼,爹说:“亮亮,捉几只鸟儿关进笼笼里,你山叔给咱换钱哩。”

亮亮摸着结实耐看的鸟笼,扑闪着童稚的黑眼睛问:“爹咱要钱干啥?”

爹思谋了好一阵才说:“你不是想要翅膀哩嘛,咱有钱了,爹进城给你买一双,能和鸟儿一样飞到天上去。”

亮亮听到这话,就乐颠颠答应了,爹下地后,亮亮像往常一样手含在嘴中吹起鸟鸣,大群大群的鸟儿应声飞临老槐树,落在小木车和亮亮身上。亮亮照爹的嘱咐,捉了好多叫声最中听的黄鹂、画眉、鹭鸶和胖乎乎的斑鸠关进笼中,撒上谷粒。等爹回来后转给山叔,山叔挑挑捡捡,带走一些,留下几只。次日,亮亮把留下的放飞出去,捉回新的。天真的鸟儿们竟不知有诈,依然跟亮亮和平共处,招之即来。

日子在亮亮捉放鸟儿和山叔的进山出山中捱过了老长一阵儿,亮亮穿起了山里孩子少见的漂亮衣裳,天天吃上了蛋糕,饼干、糖果、还坐上了崭新的轮椅,可以用双手摇着亮闪闪的铁轱辘在槐树下兜起圈儿,甭提有多惬意了!

可亮亮梦中的翅膀,却依然没见影子,每回提起,爹就是说:“快了,下回就买。”

渐渐地,亮亮发觉槐树上的鸟儿越来越少,终于,有一天,当亮亮又捉了一笼子鸟儿刚关上鸟笼时,笼中笼外的鸟儿突然一齐尖叫起来。笼内的鸟儿拼命地冲撞着,竹蔑子被碰撞得劈哩啪啦。笼外的鸟儿飞上树枝,在老槐树的枝叶间疯了样窜出窜进,像没头的苍蝇在树桠上冲冲撞撞,在一声声凄厉的鸣叫声中,不时有一两只小鸟跌落下来,摔死在亮亮的木车旁。笼中的鸟儿虽撞得羽毛纷飞,鲜血淋淋,却依然没命地冲撞着。亮亮吓得“哇哇”大哭,爹闻讯赶来,被槐树下越积越多的死鸟骇得目瞪口呆。爹放掉笼中奄奄一息的鸟儿,踩烂了鸟笼,爹抱起小木车中吓傻了的亮亮,爷儿俩嚎啕大哭。

几天后,槐树的乡亲们又在老槐树下看见亮亮,亮亮坐在小木车中,痴痴地吹着声声鸟鸣,一遍又一遍,一天又一天,逼真嘹亮的鸟叫声,在槐树中长久地回荡着。

可是,再也没了一只小鸟回应亮亮的鸣奏……

郑州哪里治疗癫痫病郑州市专业治疗癫痫的医院怎么选择北京癫痫医院哪家比较好

感人的话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