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ahdmo.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爱情文章 > 正文

【流云】姥娘(散文·记忆征文)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2-23 16:54:10

姥娘永远离开我们了,就在年前,2015年腊月21日上午11:40分左右,刚过完96岁生日后的第十六天,灯尽油枯,姥娘顽强而又脆弱的生命结束了。姥娘是个勤快、干净、利索的人,从我记事起,姥娘总会隔几天就来我们家一趟,里里外外,房前屋后,收拾的铮明瓦亮,临走还要给我们做好几天的饭食,煎饼、馒头、花卷、油饼,一层层放在小瓮里,即防潮又防干。我们家兄妹五个,父母又一直忙生意,很少照顾家里,姥娘心疼我们,就这么两处奔波着。母亲说,姥娘操持惯了,吃过的苦受过的累,让说书的说三天三夜也说不完。姥娘是苦瓜秧子下生的,枕着黄连睡,盖着黄连被,一步踩着一个黄连,命比黄连苦三分。

(一)姥娘的童年

姥娘一出生就没了母亲,虽然有父亲呵护着,但父亲还有外边的生意,一天到晚的在外奔波。平时只有二娘照顾着,而有了自己儿子的二娘视姥娘为眼中钉肉中刺,五岁的姥娘早晨起床后先给二娘端出尿壶倒掉,然后生炉子。等屋子里热乎了,二娘才起床做饭。姥娘就哄着给弟弟穿衣服,弟弟哼哼唧唧不想穿,甚至干脆大哭。二娘就风一样过来拧着姥娘的耳朵骂:“咋着了,干不着了?这可是你亲弟弟,要是有个好歹看我揍不死你。哭丧着脸给谁看,天天养着你还养出仇来了!看我不早早地把你当童养媳嫁出去,去吃些苦头,你就知道我的好了,哪里还有我这么好的二娘天天伺候你……”

勤快懂事的姥娘不管怎么做,都会受尽她二娘的挖苦打骂。只要姥娘的父亲一回家,她二娘立马就满面笑容,连眼睛里的笑都闪着阳光里才有的潭水的光波。在她父亲面前,姥娘连一句知心话也没法说。只要有机会可以和父亲单独相聚,她二娘总会满面春风的抱着儿子走进来,人还未进,话语就已经穿透进来了:“宝儿,要去找你爹爹抱啊,是要和你姐姐你们爷仨好好团圆吗?哦,你们是一姓人,亲不够,就我是外姓人是吧?好吧好吧,你们亲,我去给你们准备好吃的!”进来后,一边把孩子往姥娘父亲的怀里送,一边笑道:“好不容易回来一回,儿子也不让你休息,非要找你抱,真是亲不是买的,我天天抱着还没有和在外做生意的爹爹亲呢!”回过头来看着姥娘说:“咱家兰儿可懂事了,知道我辛苦,总是帮我哄她弟弟,帮着给我打下手干活,不让她干都不听。我这是哪辈子修来的福气,有这么懂事的闺女。”

(二)姥娘出嫁了

姥娘十三岁那年,就出落得和花骨朵一样漂亮,方圆几十里的媒人挤破了门槛。那时姥娘家也是一方财主,326大亩地,有染布的工厂,在临近几个区县都有自己的生意。长得俊,家世好,姥娘的心性也高,任凭各个媒人说出了花,说破了嘴皮子,姥娘都不为所动。姥娘的二娘使出浑身解数,吹给姥娘父亲的枕边风有热的、暖的、有理的、有据的、有心计的、有前瞻性的,一波一波的和煦而来又一波波的踏浪而去。于是就挖掘出了能把死人说活的媒人耿三娘出马,在姥娘父亲面前把她介绍的那个小伙子说的能文能武,智慧超群,十七八岁就帮着老父亲打理生意,现在刚刚二十岁,已经能独当一面,把生意做得要风得风要雨得雨。父亲也认识这个小伙子,是高家商铺的少东家,印象颇好。可姥娘的父亲不敢轻易答应,要征求姥娘的意见。

姥娘的父亲虽然在外面说一不二,威风凛凛。可在他的正房夫人留下的唯一的孩子面前还是无可奈何。姥娘的母亲婚后一直不怀孕,姥娘父亲倒不计较,一直拿漂亮文静的老婆当宝贝疙瘩。都结婚三年了,姥娘的父亲一说私房话,姥娘母亲都会羞得脸通红,拿眼娇赧的瞅着姥娘父亲,一会低下好看的头。后面就露出白嫩白嫩的脖颈,于是姥娘父亲就按捺不住,不论白天黑夜,伸出不老实的大手,于是就有嬉笑声传来。这时候,姥娘的奶奶就会破口大骂:“养个不下蛋的母鸡,有啥好稀罕的,没用的东西!就知道勾引男人,怎么就那么不争气呢!”姥娘的母亲就拱在老公的怀里嘤嘤地哭:“还是听妈的,再续一房吧,毕竟你是独子,要不我对不起你们白家啊!”姥娘的父亲这次没有拒绝,他犹豫了。姥娘的父亲是心疼姥娘母亲的,一开始死活不同意纳妾是怕伤了姥娘母亲的心。可一直不能生养,也确实对不住老人,老人盼孙子骂儿媳妇出气也是有情可原的。与其这样煎熬着三个人都受罪,还不如纳个妾生个一儿半女的让老人安心。毕竟不孝有三,无后为大。于是姥娘的父亲对姥娘的母亲说:“放心,你在我心里家里的地位都是稳固的,我会一直好好待你,不让你受委屈”。

二娘娶进门后不久,姥娘的母亲竟然怀孕了,姥娘的父亲乐开了花,更是天天往姥娘母亲房里钻。姥娘的二娘可不像姥娘母亲一样有教养,心机重的很。在姥娘父亲和姥娘奶奶面前,拉着姥娘母亲的手姐姐姐姐的叫。一转脸就会拿眼剜姥娘的母亲,嘴里还不干不净的指桑骂槐。姥娘的母亲气得直哆嗦,可怎么也骂不出口。姥娘母亲又害喜的厉害,几乎吃不下饭,身体越来越虚弱。生姥娘时体力不支,难产死了。为此姥娘的父亲心痛不已,还大病了一场。病好后就把所有的爱都寄托在了姥娘身上,请了专门的奶妈。一年后姥娘的二娘生了个儿子,全家更是高兴的不得了,请了戏班唱了三天戏,宴请宾朋三天。二娘说话也有了底气,主动提出以后姥娘就由她亲自照顾,就不用请专门的奶娘伺候了。姥娘的父亲见妻子通情达理,主动提出照顾女儿,很是高兴,哪会想到其他呢。于是,姥娘就和她二娘住到了一个院子,在二娘旁边的偏房里。

所以在找婆家这件事上,姥娘的父亲从不强迫姥娘,他是不想他的正房夫人留下的唯一孩子受一点委屈。于是二娘就出主意,可以想法让姥娘和老高家的少东家见一面,也许就看上眼了呢。

一天家里来了两个客人。姥娘父亲热情的招呼着,说是高家庄的远房亲戚,还破例让姥娘出来认识一下亲戚。说没外人,不用计较礼数。姥娘拿眼瞅那年轻人时那年轻人正热切地看着姥娘,姥娘心里一阵慌乱,像一只小兔扑腾着,脸一下红到脖颈。羞得赶紧低下头,用手不停地卷着发梢。姥娘父亲和那人的爹会心的笑了。姥娘羞的起身告退后就急急的往里屋走,利用关里屋门时又忍不住偷看了那人一眼,他正局促又热切地看着姥娘笑呢。坐到里屋的窗边,姥娘双手抱着火热地脸假装淡定的看着窗外,心里却一刻也不踏实,从来没见过这么威武英俊的人,刚毅有菱角的脸,挺直的鼻子,智慧的额头,热切的眼神看的人都要化了。这是什么感觉啊,从未有过的心慌和不宁静,脑海里竟然全是他的影子。天哪!这是怎么了,怎么可以这样管不住自己的心。姥娘局促的踱起步来。姥娘的奶妈(自从媒婆来得多了,姥娘父亲又在姥娘的央求下,重新让奶娘回到身边。也是姥娘大了,心事重了,需要一个贴己的人在身边照顾着,遇事也好有个商量的人)沉静的,用温暖的笑容看着姥娘说:“小姐有心事了?”“奶妈!”姥娘娇赧地喊“我一直把你当亲娘啊,你竟然取笑我!”姥娘奶妈眼里有了潮湿的雾气:“我也一直把你当亲闺女,所以你一定要好好地过一辈子好日子”!姥娘的奶妈把姥娘拥在怀里,轻轻拍打着。当姥娘父亲问姥娘那个小伙子怎样?愿不愿和那家攀亲戚时,姥娘的脸更红了,把头低的不能再低。姥娘父亲会意的笑了,抬起头碰到姥娘奶妈温和的笑。姥娘父亲兴奋的摸出玉石嘴烟袋:“那行,这事就这么定了”!

婚期终于到了。那天姥娘打扮的漂亮极了,一只漂亮的纯金孔雀开屏钗子倌在头顶上,孔雀嘴里含着点点黄金丝线,两个眼睛是蓝宝石做的,闪着快活的光。左边挽着黄金打制的一对璧人手牵着手。后面圆圆的发髻用金珠子串起来的小网包包裹的紧凑整齐,然后又插上一个有玉兰花图案的翡翠玉簪子。这些首饰都是姥娘父亲提前请匠人专门打制的。前额留一缕黑头发,更显娇俏生动。一身大红的裙子外配一件精致的金线撩边的薄小袄。两个手腕上也是金镯子,玉镯子,姥娘嫌这么多首饰繁琐不想戴。这次姥娘的父亲坚决不同意:“结婚就一次,一定要贵气,一生美满幸福,富贵盈门。”说这话时,姥娘父亲眼里亮亮的,摸索着找烟袋。后又搓搓手,嘿嘿的笑:“不抽了”!奶妈用衣袖不停地抹眼睛。二娘尖利的声音传来:“吆!看看,打扮得像仙女似的,袭得人眼都睁不开了,谁家的小姐出嫁能这么风光过呢!”“新郎来了,新郎来了!”随着喊叫,就是噼噼啪啪鞭炮的欢叫声。姥娘在盖上红盖头前又深情的看了一眼父亲。姥娘父亲笑着摆摆手:“出嫁了就是人家的人了,凡事不能任性,要知书达理孝敬老人。”姥娘的眼泪一下子就流下来了。

轿夫抬得很稳,感觉很舒服。可姥娘的心却一点也不平整,姥娘父亲强装的笑容,奶妈红红的眼睛。还有姥娘无所顾忌的姑娘时代,都别了。唢呐欢快地吹着,前面就是那个人骑着高头大马,他叫高天成。姥娘撩起盖头,把轿前门帘掀出一条缝。多么挺拔的后背,多么魁梧的人,他会像父亲那样疼自己吗?正想着,他忽然回过头来笑着往轿里看,满面红光。姥娘羞得慌忙关好帘子,脸像发烧一样烫。羞死人了,怎么这么按耐不住。姥娘狠狠地咬着自己的手指头。

真是又紧张又幸福的一天,拜了天地,拜了父母,夫妻同拜。然后由高天成温暖的大手牵着姥娘进了洞房,姥娘感觉到他用大拇指轻轻摩挲着她的手背,姥娘忍不住偷笑了。虽然没出声,他显然感觉到了,稍微用力攥了攥了姥娘的手。坐在房间里的姥娘,竖着耳朵听到外面欢快的喝酒划拳的声音。知道高天成在外面忙碌的招呼客人,默默的想着千万不要喝多了伤身体啊,他会不会和自己一样幸福和期待?姥娘又想起第一次见到高天成的样子,热切的眼神,温暖的笑容。脸烫得更很了,连耳根脖子也热呼啦的烫。姥娘心慌又紧张的揉搓着衣角。高天成进来了,姥娘紧张的不能呼吸。从盖头下看着他的脚停在了面亲,犹豫了一下然后问姥娘:“饿了吧,我给你拿了花卷,还有鸡脚,父亲说你爱吃。”长时间的沉默。“我把盖头掀了吧?”他小心翼翼的问。姥娘还是不吭声,却忍不住扑哧一声笑了。盖头掀开了,高天成用两只温暖的手捧起姥娘的脸,认真地看着:“真好看!”姥娘羞得不知所措。“知道吗玉兰,当我第一次看到你时我就喜欢上你了。你娇羞的满脸通红,让人感觉纯粹、温暖,像极了你的名字白玉兰。父亲说这名字是你后来自己改的,说你喜欢玉兰花,真好!”这时姥娘也大胆的看着他好看的眼睛,听他继续说:“知道吗?那天回来后,满脑子都是你,我恨不得马上就娶你进门。现在你终于是我媳妇了,这几天我一直兴奋得睡不着。”说着,高天成把姥娘拥在怀里,珍惜的用手轻抚姥娘的脸庞,柔软的嘴唇轻触了姥娘的耳朵、额头、鼻子,最后停留在了嘴唇上,然后深深地吻下去。姥娘眩晕了,幸福的几乎颤栗,呼吸也变得困难起来。外面忽然传来疯狂的撞门声,还有很多人乱哄哄的喊叫,高天成和姥娘都惊恐的抬起头彼此探寻着。听到高天成的父亲嘶哑的求告:“老总啊,求求你放过我们吧,你也看到了,我儿子今天结婚啊,你就行行好吧!”两记清脆的耳光传来特别刺耳:“混账!国军的事比天大,当兵打仗是每个年轻人都该做的!”高天成知道了是怎么回事,掀开被子,拖开床上整齐的木头垫子,里面竟然还有一层,足够一个人躺进去。高天成把姥娘抱起来放进去,又迅速的把拿来的花卷,茶壶塞进去。“听到任何声音也不要出来!”他的口气凶狠的使姥娘只能惊恐地看着他点头,他又迅速地把床平整好。迈开长腿冲出去,身上还披着象征新郎身份的火红丝带,胸前是火红的大花。

(三)守候

不知道过了多久,吵杂声没有了,姥娘惊恐的瑟瑟发抖,没有一丝力气出去,只盼着高天成来救她,用他结实的臂膀再把她抱出去。不知道过了多久,稀稀疏疏的声音把姥娘惊醒。面前一张憔悴的像树叶一样的脸,头发凌乱,两眼凄楚,嘴唇哆嗦着:“成儿被他们带走了,要他去当兵了。这群土匪!畜生啊!”说着兀自痛哭起来。姥娘一下懵了,前面还是那样的缠绵,那样的幸福。可是转眼就掉进了冰窟窿,天成被抓走了,在新婚之夜,甚至还没来得及圆房,不能给他生个一男半女留个念想。姥娘懵懵懂懂,跌跌撞撞地从床洞里爬出来,一切都迷迷糊糊。怎么会被抓走了呢,刚才还好好的呢。肯定都是做梦,是做梦!姥娘朝着自己的手臂狠狠地咬下去,不疼,木木的,不象自己的手臂。真是梦,娘!你别哭了!是梦呢!天成没事,真的没事。婆婆惊恐地看着姥娘:“孩子,你怎么了?别吓娘!现在可就剩咱仨了,咱还要好好的等天成回来呢。孩子…孩子…”

一束强烈的光线照的姥娘难受,想睁开眼,却怎么也睁不开。全身没有一丝力气,这是怎么了?姥娘又拼尽力气想动一下,还是不行!有声音由远及近,逐渐清晰:“孩子,你醒醒啊,醒醒啊……”“如此悲切的声音是叫我吗,我怎么了?怎么那么伤心。”姥娘努力睁开眼睛,看到了像风中树叶一样的脸,意识逐渐清晰,所有的事一幕一幕的交叠出现。一会儿是天成热切的眼神,结实的臂膀。一会是惊恐的吵杂声,拼命地撞门声。“是的,天成被带走了,被土匪带走了,我活着还有什么意义!可另一个声音在说,我必须好好活着,等天成回来。天成一定会回来的,他是那么爱你,他怎么会舍得下新婚的妻子呢。”躺了两天,姥娘的身体恢复了一点,就挣扎着爬起来。她要替天成好好的照顾他的父母,好好的照顾自己,等他回来。

晋中有哪些治疗癫痫病的医院癫痫病大发作急救措施有什么孩子们可以吃什么来预防癫痫黑龙江最权威的治疗癫痫病医院

相关美文阅读:

爱情文章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