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ahdmo.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爱情文章 > 正文

【春秋】“老三先生”的由来(散文)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2-09 19:53:58

【题记】 培根说:凡有所学,皆成性格。我自学中医的那些经历,让我终生受益。

1956年,我还在上初中一年级时,父亲就问我长大以后的志向,我说要像父亲一样当医生,父亲大喜,就教我背诵《药性赋》,还教我针灸之术。我平日呆头呆脑,但学这倒是挺快,先是在自己身上扎针,后是遇到同学有个扭伤,腹痛的,给同学扎针。平日里时时留意父亲是怎样给人看病的。

1960年春,我在大冶一中上高一,碰上了省话剧团来学校招学员,我去应试了,导演们出了一个小品题目是“抢救一个危重病人”。我不慌不忙,从检查“病人”脉搏,呼吸,到做人工呼吸,到打针服药,一气呵成,把几个导演看呆了。导演随即走上前握着我的手说:“恭喜你,你被录取了。”

1962年春,转了一圈,从话剧团到文艺干校又回到老家当农民的我,忽然想起了这一幕,心想:何不子承父业,自学中医呢?父亲已经去世一年,但是他留下了大量中医书籍,我在雨雪天,搬出了这些书籍。原来都是古籍书,有《黄帝内经》,《金匮要略》,《伤寒论》,《千金方》,《本草纲目》,《外台秘要》……。全都是文言文写的书,晦涩难懂。只有父亲编写的《针灸学讲义》是白话文。要想学中医,首先必须过古文关。好在父亲原是在大学学中文的(后自学的中医),家里保存有大量的古文图书,有《四书五经》,《左传》,《史记》,《汉书》,《资治通鉴》,《楚辞汉赋》,《唐诗宋词》……还有很多古代小说,有《四大名著(三国,水浒,西游,红楼梦)》,《聊斋志异》,《东周列国志》,《儒林外史》……我又一头扎进这堆古书中,从哪本书开始学?我犯了难。

“《从古文观止》和《唐诗三百首》学起。”母亲这时发话了。原来母亲只上了两年学,后来跟父亲学古文,就是从这两本书开始的。母亲还教会了我唱读,所谓唱读,就是用古人的调子,摇头晃脑地读书。母亲成了我学古文的启蒙老师。

学古文,不背诵是学不好的,唱读有利于背诵。因为古文,古诗词大多有韵律,朗朗上口。我开始不习惯,只是小声唱,时间久了,也就放开嗓门大声唱起来了。其实《古文观止》也好,《唐诗三百首》也好,都是清代人为孩童编写的启蒙教材。《古文观止》收录了从东周到明代的经典文章二百二十篇;《唐诗三百首》收录了唐代经典的诗歌三百首,所谓“熟读唐诗三百首,不会吟诗也会吟。”自从我经过妙静师傅点悟后,静下心来研读这两本书,一篇古文,一首古诗,静下来读三四遍,就差不多能背诵下来。人们常说,读书要苦读,在我看来,读书是一种享受,是一种乐趣,是一种需要。在书的海洋里徜徉,看到了目不暇接的瑰丽风景;看到了古代无数美轮美奂的宫殿和建筑;看到了翩若惊鸿,婉若游龙的洛神;温泉水滑洗凝脂,一枝梨花春带雨的杨玉环;看到了茂林修竹,惠风和畅的兰亭聚会和落霞与孤鹜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的滕王阁盛宴;看到了山高月小,水落石出,夜游赤壁的苏轼们;看到了忍辱负重,写下鸿篇巨著《史记》的“千古文章太史公”;看到了古代战场厮杀的血腥场面;看到了直捣燕然山,凯旋归来的骠骑将军霍去病……我的心胸豁达了,懂得了荣枯盛衰是人生的自然现象,潮起潮落是自然规律的必然;我有了自信了,深信“天生我才必有用,千金散尽还复来。”我每天晚上在灯下唱读,母亲在一旁静静地听着。母亲说,听我读书,是她一生中很美好的时光。

一年下来,我大约就能背诵《古文观止》中文章的一半,《唐诗三百首》中诗歌的一大半,《宋词一百首》中的大部分宋词。其实这些都是古典文学,就连史学名著的《史记》也是经典的古代报告文学。歪打正着,原本打算学中医的我,通过学习古文,为自己打下了较为坚实的文学基础。

我的学习方法值得一提。就是精读与泛读相结合,精读以背诵为主,首先把文章或诗词背诵下来,然后上山采药或砍柴时慢慢消化,理解,玩味。然后自己练习写作,以写诗为主。英国思想家培根说“学诗使人灵秀。”我自从大量地背诵诗词,看家乡的眼光变了,以前觉得是穷乡僻壤的家乡山水,突然变得很美了。比如写龙角山:冷色山峦衬暖霞,天工何巧斯图画。遐想乘霞凌空去,广寒宫内摘桂花。比如写雨后初晴:青山雨后色更鲜,织女投梭瀑布喧。云拥长风凯旋去,秧随水落露玉尖。这两首诗,都可称得上是我当时的佳作。

我有时也试着用文言文写文章。比如,我就模仿《洛神赋》,写了一篇《石榴神赋》,把菜园里种的一株石榴树想象成千娇百媚,婉丽动人的女神,“披翠绿带红霞兮艳压夏花,吐芳菲气如兰兮伴余夜读。”只可惜我习作的诗文集在文革期间被母亲烧旧书,一起烧掉了。

我近乎疯狂的读书惊动了四邻,有人开始叫我为我先生了。夏日晚上,人们都搬上竹床到打谷场上乘凉,我一家也不例外。乘凉时,先是弟弟缠着我讲故事,我记性很好,只要是看过的书都能讲出来。我就从《聊斋志异》的*一篇《狐谐》讲起,渐渐地,乘凉的人们都往我跟前凑,每夜都有一堆人听我讲狐狸精的故事。而我的口才也就这么练出来了。

再说说我学中医的事。我读《黄帝内经》——《灵枢》《素问》,什么“阴阳五行”,什么“三焦荣卫气血”,说的很玄乎,哪有读《史记》那么快乐!于是决定先放一放,先学父亲写的《针灸学讲义》——这是父亲在世时给县中医进修学校写的教材,深入浅出,简明扼要。针灸学的十二经络,奇经八脉,三百六十个穴位,不难掌握。我为了做广告,有时走在路上,故意大声背诵《针灸腧穴歌》——“扁鹊授我玉龙歌,玉龙确可起沉疴,玉龙三百六十穴,穴穴对症记要诀……”而针灸的手法,我在12岁时就学会了,只要记下什么病,取什么穴位就行了,也有歌诀可记:“腹痛足三里,腰背委中求,头项寻列缺,颜面合谷收,胸胁若有病速与内关谋……”这里说的“足三里”,“委中”,“列缺”,“合谷”,“内关”都是穴位。

机会终于来了,那是晚秋的一个晚上,远处传来了一个女人凄厉的哭声,像是要生孩子那样的哭声。不一会儿,一个男人来敲我家的门,听声音是家德哥,他刚娶老婆不久,老婆有些傻傻的,人称傻大姐。我开了门,他急匆匆地说:“不好了!先生,你要救救我老婆,她小肚子痛得很,满床打滚。”我背起父亲留下的药箱就随家德到了他家。我问了问情况,初步诊断为痛经。于是打开药箱,取出银针准备给病人扎针。我取了两个穴位,一是肚脐下三寸的关元穴,二是小腿内侧的三阴交穴。我让病人把裤子拉下来一点,准备先扎关元,没想到那傻大姐一把将裤子拉到了大腿,我没有慌乱,旋即拉过被子盖住了她的下身,实施扎针。经过搓针,捻针,提针,颤针,啄针……等手法后,病人大声喊:“酸痛,酸痛!麻了,麻了!”留针了十分钟左右,我拔出了所有的针,问病人:“小肚子还痛不?”傻大姐一屁股坐了起来,大声说;“神了,不痛了!”

我在家里是老三,从此,村里人都叫我老三先生。我这老三先生在村里也慢慢出名了,隔三岔五就有人来请我看病。除了针灸,我还在药箱里准备了一些常用西药和注射针剂。我学父亲那样,对本村乡亲们,只收药费,不收诊费。我虽不及父亲的医术,但也赢得了乡亲们的赞誉,我实际上已经是文革中被称之为的“赤脚医生”了。逢年过节,接受我诊治的村民都要到我家“填情”,就是还人情,送上十个鸡蛋,两斤面条之类食物。

后来我还学会了推拿按摩。先是自己上山采药扭了脚,就请村里的猎户老爹按摩,当下我留意了老爹的按摩手法,回家找出父亲留下的《推拿按摩技法》,一学就通,其实,推拿按摩原理与针灸学的经络穴位学说是相通的。

成人治疗癫痫手术贵吗成年人癫痫发作应该怎么来护理呢男性癫痫可以结婚生子吗哈尔滨哪家治癫痫专业

相关美文阅读:

爱情文章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