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ahdmo.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爱情美文 > 正文

【南山】你从昨日走来_1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1-11 10:26:13
端午节三天假的头一天,我决定回老家看看。   回到老家,父母都不在家。我决定到老家附近的刘富贵家看看。刘富贵已经七十多岁了,为人善良可亲。我童年时代,他还没有收亲,他家就他一个单身大男人,很多孩子都乐意到他家玩耍。   那时候,刘富贵家里有两间房屋,土墙筑得高大,可惜上面盖的是稻草。厨房开设有门,堂屋兼卧室留的门洞高大方正,用两块并排的杉木板子靠着门洞的墙沿挡着。没有猪圈茅坑,没有养任何一样家禽家畜。厨房前面的门正对着一口浅土水井,刘富贵会掬晕计。某人肌肉里有哪点不舒服了,就来找刘富贵。刘富贵从土水井里舀起一碗水,大拇指在水里浸泡一下,小拇指伸开点着病人的肌肉,把浸泡过的大拇指放在嘴里使劲吸,大约几十秒的时间,刘富贵拿出嘴里的大拇指,嘴巴对准装有井水的碗吐出几缕血液,病人的肌肉疼痛就能好转。   我们这儿有对人长言子的风俗。关于刘富贵的言子可不少。诸如“富贵打酒——空跑一趟”,“富贵吃豆花——要奶拐”,“富贵借米——我没得哪个都没得”。其中有两个言子我知道来历。富贵不识字,他家又在赶场大路边。据说有一个外地人来富贵家骗了一顿饭吃,临走时说自己和某商店有很好的关系,仅凭一张字条,不要钱也可以在商店买酒。那时候的富贵年青善良,信以为真。富贵送走骗子后,拿着骗子的字条到附近商店打酒,没有钱怎么能买到酒呢?富贵空跑了一趟,这个言子就在村里传开了。第三个言子是这样传开的,大约富贵五十岁那一年,他那不会干农活的老婆已经为他生育了一个女孩。家里一份土地一个劳力三张嘴巴,青黄不接的时候富贵确实着了慌,他拿着一个盆子走家串户地借米。先头还颇有收获,多借几天,只够自己养家糊口的村民们就用“没有米”对富贵婉言相拒。有了家室的富贵开始领略贫困的艰难,自己总结了一句人生格言“我没得就哪个都没得”。这句格言很精辟,后来又在村里传开了。   我们小时候到村小去上学,要从富贵家门口经过。有一段时间富贵居然有一块手表,那时候很多农村家庭是没有手表的。我们就问:“富贵,几点了,上学要迟到不?”富贵根本不计较我们有没有对他尊称,总是乐呵呵地回答几点了,上学要注意安全之类的话语。村里老老小小都用“富贵”称呼他,有个孩子曾经问刘富贵:“富贵,你究竟是姓富呢还是姓贵啊?”孩子们真的不知道富贵姓刘。富贵满四十岁那一年,我在村小读三年级,富贵看见我和弟弟的书本书皮破损了,就把亲戚为他生日写的对联纸张送给我和兄弟包书。当时,我们学校,有些同学的家长是大小队干部,他们有旧报纸包书,我们没有旧报纸的孩子有的只是羡慕。富贵拿生日对联纸给我们包书,当时直到现在我都很感动。   我在镇上读初一那一年的暑假,富贵很兴奋,喝点小酒很高兴地走东家串西家地吹:“自己就要娶媳妇了,二十多岁的媳妇,四川合江外面的。”其实,富贵有吹的理由,人家以为他会光棍一辈子呢,现在就要摆脱光棍,颇有自尊心的富贵自然高兴。结婚那一天,新媳妇来了,打扮得水灵灵的,两个脸嘟儿像豆腐一般又白又嫩,和富贵拜堂的时候很是害羞,有几次竟然吵嚷着要回娘家去。中午的喜酒摆了几十桌,晚上闹洞房前没有摆晚餐——富贵一个人的口粮,中午就已经吃了一大截了,以后富贵家是两张嘴,亲戚朋友还真能为富贵夫妇吃饭问题考虑。   后来人们才知道,富贵的媳妇叫傅二,虽然年轻漂亮,可是智力有点问题。有一次富贵不在家,他的干女儿给富贵拜年。傅二知道客人来了要做饭,就把汤圆放在甑子下面煮,米饭没有蒸熟,汤圆也煮煳了。富贵家里,劳力只有富贵一个人。   田间水里的劳作,买进卖出的算计,找柴做饭的活路,大小卫生的打扫,都是富贵一个人干,富贵的生活水平渐渐掉队了。更为糟糕的是,房顶上的茅草越来越腐烂,有的地方只剩光溜溜的几根檩条。结婚三四年后,富贵妻子就要分娩,天下大雨,富贵夫妇睡觉的地方下小雨。房顶腐烂得已经爬不上去,富贵就在楼檩上铺上几块竹席子,再在竹席子上铺稻草避雨。人心本善良,傅二坐月子,乡亲们有送蛋的、有送米的,有送肉的。我四爷爷以书信的形式向乡政府反映了富贵家的情况,不久,乡政府出钱出粮,乡亲们出劳力,对富贵的住宅进行修缮,重新换了屋柱屋梁,屋顶盖上了崭新的瓦,富贵一家终于结束了风雨侵蚀的生活。后来,富贵一家被纳入计划生育“三结合”帮扶对象,再后来,富贵妻子有了农村低保。有极少数的人说富贵安逸,有国家照顾。富贵当面保持沉默,背地里也曾嘀咕:“如果不是媳妇智残,如果不是自己年老,谁愿意要国家照顾呢?”   我到富贵家的时候,我不得不惊叹富贵家的变化了:公路已经到了家门口,屋顶又换了新瓦,堂屋的大门新装修,朱漆大门显得崭新富贵,水泥肩坎和水泥坝子光滑平整,屋里安装了有线电视、自来水管、打浆机。紧靠堂屋的东侧,政府脱贫办为富贵新建了水冲厕所,装有瓷砖的水冲厕所洁白耀眼,还可以当澡堂用——真是一间名副其实的卫生间!   身着新衣新裤的富贵很有精神,傅二穿着新衣服在坝子里悠闲地散步。富贵递给我一支香烟,我说我不吸烟,富贵接着和我友好地交谈起来。   他先为我介绍坝子外面的三棵果树。一棵是柑橘树,秋天柑橘成熟时他会把柑橘摘下来给坡里坎下的小孩子吃。一棵是杨梅树,杨梅成熟了他要摘下来泡杨梅酒招待客人。这个我知道,富贵喜欢喝酒,也热情好客。还有一棵是黄柏树,夏天,周围的小孩有生热疮的,他会用黄柏树叶子熬成汤给他们洗澡治疗,当然,和他掬晕计一样,是不会收乡亲们一分钱的。我还观看了他家的菜园:西红柿挂上了青白灯笼似的果实,辣椒开出了白白的小花,茄子枝丫上垂挂着肥胖饱满的紫色茄子,四季豆架子上悬吊着弯弯的豆荚。富贵还说,这几天,他在外打工的女儿已经回来了,女儿二十五岁,在外面学打电脑,一回来就为母亲洗头洗澡,蛮孝顺的。富贵说女儿在家,他要陪我在田间走一走。我们边走边吹,富贵向我补充了关于他的一些往事。   “我母亲也算是富农人家的女儿,解放前嫁给了我父亲。我还一两岁的时候,父亲就得急病去世了。母亲后来改嫁过一次,改嫁后生了个妹妹,妹妹半大人的时候也去世了。我刚刚成年不久,母亲也去世了。”   我们走过一块一块的水田,水田里的稻秧已经发青分蘖。一个中年男人在自己承包水田里懒洋洋地清理水草准备插秧。富贵小声对我说:“像他这种人,解放前做佃农都不行。只有勤劳能干的佃农,才能在地主手中租到水田耕种。否则就只能到荒山谋生。”   “解放前我们一家也到荒山谋生。原因是我的父亲是地下党,一个合江来的肖同志介绍入党的。父亲有地下党的嫌疑,伪政府就要捉拿我父亲。我们一年搬了很多次家,后来不得不搬到山上去了。秘密入党之前,我父亲是当时的教书先生,他的很多学生解放后成了新中国的县乡干部。”   “我二十多岁的时候孤身一人。我在山上拼命劳作,把种出来的玉米拿出去卖,卖了五十五块钱,用这些钱向陈家买了现在的屋基。你不要小看这五十五元钱,在当时是很管钱的,大约值现在的几千块钱吧。有了屋基后,我就用干水田的活路来和懂筑墙的老表交换,老表为我筑墙,筑成了两间屋子,当时的瓦很贵,又有计划,无奈之中我就只能盖上稻草,就这样我在山下开始有了新家。”   “下山那几年我也很勤劳,有一年栽种稻秧,耕牛不够用,我就约了几个年青伙伴人工翻地,也把秧苗栽种下去了。没有父母倚靠的人不容易娶到媳妇。一眨眼我就三十岁了,人就开始消沉,后来我就喜欢上了喝酒,甚至开始打牌,一直到了四十四岁娶了傅二。现在,像我这种人,感谢共产党,也过上了小康生活。在过去几十年的贫困日子里,我接受了母亲生前的教导,无论多么困窘的日子,我没有去偷过一粒粮食,不论队里的还是私人的。”这个我知道,我小时候听到周围的大人都是这样评价富贵的。   “过去,政府逢年过节发几袋米,发几件衣服,真正要过生活还得要靠自己,我六十岁那一年,女儿读小学,我在工地上干活给女儿挣午饭钱,膝盖受伤,直到现在走路也还是拐的。”   “现在政策好了,女儿也能自谋生路了。傅二的低保钱按月发放,特别是今年的精准扶贫,家里缺啥政府就为我买啥。要感恩,光靠国家还是不行。我的菜地一直是种着的,水田也是耕管着的,现在,家里还有两担稻谷。”富贵是个感恩的人我知道,生活条件好转以后,凡是以前资助过他的亲戚朋友,红白喜事富贵都要去帮忙送礼,而他一家人很少办收礼的红白喜酒。   走着走着,我们已经到了富贵承包的水田边。田埂清理得干干净净,一行行绿色的秧苗在明媚的阳光下精神抖擞。“你看这长势,很是喜人哈。我已经为秧苗施了一次肥,隔一段时间还要来施一次。政府提供的免费鸡屎肥料,肥气好得很!”这时候,我的手机铃声响了,我母亲来电话,叫我回家准备吃晚餐了。和富贵告别的时候,我说:“富贵叔,有党的好政策,有你的勤劳善良,你们一家人的生活会越来越好的。”富贵剪得短短的头发并没有被岁月的风霜染白得太多,他乐呵呵地说:“托老师的吉言,会的,会越来越好的。”就这样,在明媚的阳光下,在碧绿的田野里,我和富贵互相祝福,握手告别。   在回来的路上,风儿轻轻地轻吻着我的脸,柔柔的,这是田野上的风啊,她带着叶的清爽,她带着花的甜蜜,缓缓地吹进我的心里,吹进每一个人的心里。   哈尔滨治癫痫病哪家医院更好兰州癫痫病哪个医院好左乙拉西片有哪些副作用治疗癫痫的医院怎么选

相关美文阅读:

爱情美文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